監所改革會帶動社會變革(李佳玟)

 「法務部如果真心想要這個方案成功,除了限制適用範圍在那些非暴力犯罪者上,以解決大眾之疑慮之外,更重要的不要讓出去工作的囚犯四處碰壁,尤其出門工作可能的歧視或跟隨而來的勞動剝削。導致法務部希望受刑人可藉機提早適應社會,卻變成提早被社會排斥或剝削。配套沒做好,會讓一個立意良好的制度自始就失敗,後續改革會更加艱辛。 」

「提告」與「撤告」的是非與政治(邱伊翎)

 當晚,有更多人是看到訊息之後才到現場加入「靜坐」,或只是到現場提供「醫療急救」,或是有人趕到現場是為了「控制場面」,避免更加混亂。然而,舊政府在當晚調派二千名以上的鎮暴警察到現場,不論現場情況如何,將所有民眾當作「敵人」一般,動用警棍及強力水車,對靜坐民眾使用暴力。甚至,還到台大醫院的急診室索取當晚的就醫名單,要對當晚的受傷者進行「法律追訴」。這樣的驅離方式及起訴,又有多符合「比例原則」、法治國的「正當程序」及所謂的「是非」呢?

[投書]人民的時代真的會來臨嗎?(王曦)

集會遊行保障法第5條來自行政院版草案,雖然改成語氣緩和的「安全距離」,但內容擺明就是「禁制區」的規定,現行法第6條中所列地點全被留下,還加碼總統及副總統住居所、檢察署、醫療機構,儘管距離上限由300公尺縮減為50至150公尺不等,委員會的結論似乎也滿足於將「安全距離」大幅縮減。但根本的問題是,為什麼非得要有「禁制區」存在?尤其在「保障」法中,仍對空間有如此多限制,甚至第17條第一款就是對於「安全距離」內的集會遊行經勸導協商無效者可以強制解散集會遊行──同為人民主權所託付的行政院、考試院、司法院、各級法院,到底有何特別的理由可自外於人民的聲音?

針對5/21新教育部長退回課綱之呼籲及聲明

台灣人權促進會針對5/21新教育部長退回課綱之呼籲及聲明

5/20新政府上任,新教育部長潘文忠今天開記者會退回微調課綱,暫緩12年國教有爭議的社會科部分,大動作宣示新政策。但是新教育部長對於課綱微調及12年國教所引起的黑箱作業,政府資訊不公開的部分,卻未有任何聲明。

治絲益棼的課審會修法(涂予尹)

可惜的是,立法院完全沒有釐清課綱與教科書間的關係,也放棄修正現行「高級中等教育法」第43條第1項對於課綱屬於「行政規則」的設定,形同肯認了教育部有權透過程序鬆散的行政規則,規範影響萬千學子權利的課綱,並放棄該院制度上享有的監督權限。但在另一方面,立法院似乎又對教育部及國教院的「專業」不具信心,回過頭來規範審議課綱的課審會組織與人事。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