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2015

【聲明】反對黑箱課綱!警察執法過當!集遊權、新聞自由倒退半世紀!

新聞記者在抗爭現場拍照及採訪紀錄第一手的新聞畫面,遭到警察的制止、逮捕,顯示出警察根本完全漠視大法官在釋字689號解釋中所一再肯認的記者「採訪權」,也違反了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34號一般性意見第45點對於新聞記者進入衝突現場採訪之保障。

【新聞稿】《移民法》落日條款 流亡藏人成國際孤兒

不論當初是因為什麼原因而來到台灣,目前這15位藏人中,有11位持有位於達蘭撒拉的西藏流亡政府所認證為真的綠皮書,另外有2位持有尼泊爾的西藏難民文件,也已經過尼泊爾當地的西藏流亡政府辦事處認證為真。但他們目前都面臨沒有身份,無法合法工作,甚至生病不敢去看醫生的困境。之前他們曾至蒙藏委員會尋求協助,蒙藏委員會卻告知必須由移民署先啟動專案程序,他們才能做後續的認證。

【新聞稿】丹增德勒仁波切 圓寂頭七燭光晚會

English Version: https://goo.gl/v695Dg

主辦這場活動的札西慈仁在晚會前表示「中共政府是可恥的。他們不僅殺了我們西藏英雄丹增德勒仁波切,最近他們還大規模迫害中國自己的人民,逮補中國人權律師 及人權捍衛者。他們不是政府,根本是黑道幫派組織。中國人民應該要和西藏人一起,共同反對中共極權,追求民主、自由與人權。」

【投書】 富有中國特色的「維權式滋事」

中國境內以全國為範圍的維權律師和維權工作者們,正陷入一場不知何時才會遠走的﹑由中國官方定調「維權式滋事」風暴。暴風中心以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的王宇律師一家三口「被失蹤」後急遽地蔓延開來,直到7月13日晚間九點,共計有139位維權律師、律師事務所人員、維權工作者們,遭到刑事拘留、任意拘捕、失聯、國保公安約談、警方傳喚訊問,或者是短期限制人身自由。

【投書】 民進黨也學新加坡那套嗎?

這樣的案件一成,未來是否無論網路言論的真實性為何,警方都可以透過《社會秩序維護法》主動介入?或者只有類似攻擊「準執政黨」的網路言論才算是「影響公共安寧」,才要受到警方主動調查?作為將來可能的執政黨,民進黨都不擔憂《社會秩序維護法》的濫用,會侵害言論自由,並造成政治上的寒蟬效應嗎?

【聲明】Joint Statement of Taiwanese Human Rights Groups Condemning the PRC government’s Large-scale Suppression of 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s

We, the civil society in Taiwan, strongly urge the Chinese government respect human rights and immediately release the human rights lawyers and human rights defenders who have been taken away since the early morning of July 9 from their workplaces or homes with no proper reasons or procedures. 

【聲明】 台灣人權團體嚴厲譴責中國政府近日大規模打壓中國人權捍衛者之行徑 並呼籲各界關注「被強迫失蹤」案件,共同聲援中國維權律師

圖片來源:http://sc.mp/l00mo

我們也呼籲台灣政府,再次肯認以民主和人權為兩案交流的前提,對中國政府的蠻橫行為提出道德批判。台灣人權團體將持續不斷地關注當前中國維權工作者面對的嚴峻情況,也呼籲各界響應聲援行動,讓國際的壓力影響北京當局,早日鬆開箝制人權的髒手,還給這些勇敢無畏的人權捍衛者應有的自由。

【新聞稿】 台灣公民社會排字聲援余澎杉(AMOS YEE) 宣判前夕,搶救星國言論自由!

同時, 新加坡政府也應確保Amos Yee獲得充分的保護,尤其是其安全與健康的充分保障。再者,新加坡法院在明天的審判,應遵守相關國際人權規範,無罪釋放Amos Yee。最後,我們懇切呼籲,新加坡政府必須在此刻懸崖勒馬,以Amos的無罪,來解決政府當前有遭到的困局,因為將Amos定罪,無疑證實Lee Kuan Yew Is Finally Dead! 」這部影片所言為真。釋放Amos,並進而恢復與保障新加坡所有人民的言論自由,才是新加坡政府此刻當為之事

【投書】 嚼香蕉對抗強權的星國少年Amos Yee

原本不畏強權的Amos,畢竟還只是個未成年的孩子,根據他母親探視他後的文章顯示,他被關在該精神療養院的第七棟,這裡是關押真正精神病人的地方,Amos只是接受評估,這樣的處遇基本上違反比例原則,甚至嚴重違反新加坡政府已經批准的兒童權利公約,以及對待Amos應該考量的兒童最佳利益。我們很難以想像,將一位16歲的少年綁在床上超過24小時,燈光持續照射讓他無法好好睡覺,一天只讓他閱讀一個小時,尤其他是這麼自學好學的青年,再加上他必須與其他嚴重精神病患長時間相處,他必須時刻聽到其他病友的嘶吼與眼神,這樣的處遇怎麼可能會符合兒童的最佳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