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2016

劉紹華:真的是人道援助?在聖多美,我所看到的台灣外交

Image result for humanitarian aid photo / European Commission DG ECHO 

本文刊登於 2016/12/22 獨立評論@天下  此處為修訂版

作者為本會執委 劉紹華

台灣與聖多美普林西比現在才斷交,已令我意外地多拖了十幾年。2001年,我因緣際會幫國合會到聖多美進行台灣醫療援助評估。那時我就以為,台灣和聖多美的緣分已進入風雨飄搖期,兩造都有很大的問題。之所以還能拖個十幾年,只因為中共對這由兩個小島(聖多美與普林西比)構成的迷你小國興趣缺缺吧。要買這個國家太容易了,這不也是台灣能堅持這麼久的原因嗎?中共今日才出手,因為這是一個教訓台灣時出手成本最低的島國吧。

 

【台權會X上報:世界人權日專文系列之六】認真對待公約(孫健智)

儘管各公約裡有若干規定,不待立法就能直接適用,卻也仍有許多規定,必須經由國會制定國內法,才能落實。事實上,即使是具有直接效力的公約條款,法院的角色,多半也只是消極保障人權、免受侵害,人權的積極實現,仍有賴行政、立法兩權的努力。兩公約施行法規定:「各級政府機關行使其職權,應符合兩公約有關人權保障之規定」不只是司法的責任,而是整個國家機器的義務,同時掌握行政、立法兩權的執政黨,對於履行公約的責任,若仍是逃避,既可恥,又無用,哪個比較糟糕,好像一點都不重要。

(圖為艾莉諾●羅斯福手持西班牙語的世界人權宣言,圖片來源: https://en.wikipedia.org/wiki/Human_rights

【台權會X上報:世界人權日專文系列之五】確立人權價值,深植於政府組織(黃嵩立)


蔡政府上任以來,還沒有發表關於人權的政策規劃,甚至在蔡總統的就職演說中,也未出現「人權」兩字。要說蔡政府不關心人權,倒也言過其實,因為司法改革、年金改革、長照2.0、向原住民族道歉、轉型正義等等工作,都與人權密切相關。由此可見,「人權」一詞所指涉的範疇,在台灣並沒有清楚的界定,一般人對人權的聯想,恐怕不是人性的基本價值,反而是社會的爭議。弔詭的是,亞洲國家工作伙伴常稱許我們的人權處境,尤其是民主政治、言論自由、宗教自由、性別平等各方面的進展,在亞洲獨樹一格。此次同性婚姻民法修正案,更是亞洲同運人士關注的重點。台灣若能有所突破,將是亞洲地區一盞明燈,為廣泛被壓迫的性別少數燃起希望。數十年來,公民社會的組織與論述能量逐漸累積,相較之下,政府保守而遲緩,使得許多人權問題懸而未決。本文將嘗試分析現況,並提供建言。

【台權會X上報:世界人權日專文系列之四】說好的國家人權委員會呢?(施逸翔)

在眾多人權政策與承諾中,成立一個專責人權事務、符合「巴黎原則」(The Paris Principles)的國家人權委員會,是蔡英文總統及其全面執政的新政府,沒有藉口也不應推遲的人權事務。此事從民進黨第一次執政前,公民社會在1999年就開始倡議的人權機制,後來陳水扁總統在2000年520就職演說中的「人權立國」,就明確宣示「實現聯合國長期推動之人權主張,宣示設立獨立運作的『國家人權委員會』」。喊到現在已經過了17年,萬事皆已具足,只欠一道東風,那就是蔡英文政府不能在520上任後對此政治承諾一片沉默,必須對社會各界展現明確的意志,願意啟動這個重要的、保護及促進人權的基礎建設。國家人權保障機制的動土儀式,不能再拖了!

 

【台權會X上報:世界人權日專文系列之三】集遊權不是異議者謙卑祈求的儀式 (周宇修)

總而言之,集遊法的修正迄今還只是在原地踏步的階段。畢竟,行使集會遊行的權利,就是一種對當權者的最直接挑戰,而導致無論誰取得政權,對於集遊法的修正便開始顯得意興闌珊。也因此,我們往往看到政治人物於在野時厲聲表示應該要更保障人民的集會權利,但當在朝後卻又噤若寒蟬,著實令人心酸。

國家您好,我們是無權決定收國外實習生的NGO

在這個全球化的時代,各國政府都在鼓勵資本的流動,外資的挹注,而當這些本國資本在其他國家發生侵害人權的事情的時候,國家主權就紛紛退位了,認為這件事應該是對方國家該處理的,互相推諉,拒絕向跨國企業究責,也無視所謂國際正義。但談到實習、婚姻,還是流亡海外、尋求庇護的人們的跨國移動,國家主權卻是處處設限,禁止交流。所謂的國家主權,似乎只能處理微小個體的流動。

【台權會X上報:世界人權日專文系列之二】難民人權究竟何時才會點亮台灣(邱伊翎)

每次難民法草案在立法院召開公聽會時,藍綠立委無不表示贊同,幾乎沒有人反對通過此法。但是我們不禁要問,為什麼十多年過去了,仍然通過不了一個法案?立法院在民進黨全面執政的情況下,究竟開創了什麼新局?帶給台灣什麼樣不同的政治風貌?除了藍綠之間的政黨惡鬥,到底立法院是否曾經有認真去面對和討論真正具有爭議性的法案?如果真的有爭議,十多年的時間過去了,立法院還是想不出一個面對處理爭議的方法?

【20161208新聞稿】無懼濫訴打壓 聲援Hydis工人無罪

2015年6月,Hydis 工人在關廠老闆何壽川家門外靜坐,為犧牲的夥伴裴宰炯,也為自身的工作權益。9日,警察突襲逮補八名韓國工人,移民署隨即遣返,理由是設置裴氏靈堂違反《廢棄物清理法》。次日,台灣聲援Hydis 連線前往移民署抗議。衝突中有人攜帶雞蛋,但尚未拆封就遭警員搶奪、整盒蛋摔碎在地,幾名憤怒的抗爭者隨手撈起蛋液揮灑。事後三人被移送、起訴,理由是《刑法》妨害公務與《集會遊行法》中的侮辱公署,經歷漫長的訴訟折磨,於今年11月1日一審判決三人均無罪。

台灣人權促進會法務王曦表示:「在本案中,檢察官對於三位被告的起訴,除了顯示司法體系對於妨害名譽罪除罪化的認知不足之外,更直接反映對於《集會遊行法》修法中去刑化的現實完全忽視,對於這樣執意起訴的行為,一審判決中法院的判決理由應該已經足夠清楚表達檢察官的不合理──『執法者不能僅因表意者表達之內容不中聽,即欲加以限制或科以刑責。』」

【台權會X上報:世界人權日專文系列之一】新政府殘缺的居住正義(林彥彤)

居住權是什麼?數十年來積弊甚深的土地開發制度下,這三個字似乎給人陳義過高的感覺。但其實居住權,作為基本人權,保障的是尋常不過的概念,就是「安居」樂業。在我們走訪的社區裡,這是每個受迫遷者都會冒出的疑問:我好好地住在這裡,政府(或建商)為什麼要把我趕走?政府可以把我趕走嗎?這樣的做法是合理的嗎?

 

【投書】同性婚姻是不是人權?(江河清、施逸翔)

長期以來,反同志人士主張同志或性少數權益不是人權,他們經常舉例一些國際條約、法庭、組織如何處理同志相關議題,接著下結論說同志權益不是普世人權。然而,他們對於人權的概念和反對「同志人權」的證據在詮釋上往往非常可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