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 富有中國特色的「維權式滋事」

中國問題 發佈於  7 月 14, 2015 想想論壇

文 / 施逸翔 台灣人權促進會 副秘書長

7月9日,台灣全國上下都在關心昌鴻颱風動態及是否會放颱風假。但79這天開始至今,中國境內以全國為範圍的維權律師和維權工作者們,正陷入一場不知何時才會遠走的﹑由中國官方定調「維權式滋事」風暴。暴風中心以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的王宇律師一家三口「被失蹤」後急遽地蔓延開來,直到7月13日晚間九點,共計有139位維權律師、律師事務所人員、維權工作者們,遭到刑事拘留、任意拘捕、失聯、國保公安約談、警方傳喚訊問,或者是短期限制人身自由。而台灣方面高度關注中國政治經濟動態的政治人物、政黨、以及主流媒體們,幾乎一片噤聲。民進黨雖由發言人王閔生對此打壓維權人士的風暴簡單表示關切,但也只是弱弱地表示:「我們也要求行政院大陸委員會,向北京提出正式關切,表達我方重視人權與民主自由價值之堅定立場。」

遭到逮捕、失蹤的中國維權律師。(圖片來源:巴丟草)

 7月9日以來,先是傳出北京的王宇律師一家人遭到人權侵害,很快地,幾乎每隔幾小時,遭受打壓的維權律師和維權工作者人數就不停地往上攀升,從34人、48人、57人、64人⋯⋯一路攀升到截至7月14日上午11點的146人,且很有可能還會向外擴延。根據有被警方約談的當事人表示,這份打壓名單的關鍵是王宇律師。7月10日上午11點,當各地維權律師得知王宇律師的事情之後,馬上就有一份101人連署的「中國律師關於王宇律師『失聯』的嚴正聲明」,嚴厲譴責當局對於王宇律師的非法手段。而如果我們比對這份名單,包括截至截稿時間為止,仍秘密關押中的廣東的隋牧青律師、湖南的謝陽律師,以及被強迫失蹤的北京李和平律師、上海鄭恩寵律師等,和被短暫限制人身自由但目前平安的江天勇律師、劉連賀律師、李威達律師、梁瀾馨律師、姬來松律師、任全牛律師…等53人,顯見中國當局有意以王宇律師所服務的鋒銳律師事務所,及李金星律師辦公室(NGO:洗冤行動辦公室)、李和平律師在北京的辦公室為核心,並根據這份101人的連署名單進行打壓。

最令人動容的是,原來許多在中國執業的維權律師們,即使知道會有但不知道何時會來的這場「律師浩劫」,仍舊本於律師的專業與職責,不惜冒著高度風險繼續執業,甚至有律師早在今年5月就已留下若被打壓被失蹤後的訊息,如北京余文生律師就說:「無論是此聲明簽署之前還是此聲明簽署之後,在我失去自由的時候,在沒有我的律師在場的情況下,我所做的視頻、音頻等一切電子形式表述的任何東西,均不是我真實意思的表示。特此聲明!」或者徐琳律師甚至在告妻子書中要求離婚:「如果我被判刑,或被關一年都沒判刑,或失蹤一年,你就辦理離婚吧,我隨後會把離婚協議書寄給你(如果來得及寄出的話) 。你保重,養育好我們的孩子。要他把我創作的那幾首歌都學會。」

事實上,這波針對維權律師的打壓,已經不是第一次,只是這波卻是空前的、大規模地在短短幾天內有系統地對付維權律師和工作者們。根據香港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的資訊,一個月前的6月26日國際反酷刑日,就已經陸續揭露中國維權律師被酷刑對待與不人道對待的個案,包括曾調查譚作人案、艾未未案的浦志強律師,因在朋友家參加「六四研討會」於2014年5月4日子夜被帶走,關押在北京市朝陽區第一看守所,6月13日被逮捕,關押期間其糖尿病藥物被無故沒收,每次審訊都長達10小時,導致他體重迅速下降了9斤,曾經出現嘔吐、暈厥等現象,雙腿一度浮腫至膝蓋。

或者,深圳的王勝生律師,因為協助建三江案件,就不斷遭到政府的騷擾與恐嚇,並在某天晚上,她賓館的房門在淩晨被一群人踹開,幾個穿警服但不出示警證並不說明來意的人闖入並搶了她的手機,並亂搜她的個人物品,後來甚至把她手擰到後背用膠布綁上,頭蒙上黑頭套,將其綁走。許許多多嚴重違反基本人權的案件,每件都令人髮指,而令台灣社會難以接受的是,在台灣享有專業與尊敬的律師職業,在中國卻充滿生命危險,甚至只要任何一切合法的動作觸怒當局,就會被政府所踐踏。

台灣公民社會在7月9日事發後的第3天7月12日,就迅速發布一份「台灣人權團體嚴厲譴責中國政府近日大規模打壓中國人權捍衛者之行徑 並呼籲各界關注『被強迫失蹤』案件,共同聲援中國維權律師」的聯合聲明,並已翻譯成英文,目前連署的團體共有16個台灣的人權團體,並於7月13日於立法院召開記者會譴責中國政府,雖然台灣的聲音微弱,但誠如台權會秘書長邱伊翎所說,目前兩岸的官方互動頻繁,但持續聚焦在經濟活動,忽略人權面向,如果台灣官方對於對岸的人權問題沉默不語,「那麼台灣的人權環境又要走向甚麼方向?」她呼籲台灣政府應發出官方譴責。台援網副召集人顧立雄律師也表示:「在一個獨裁政權底下,如果律師都會被抓,就表示未來任何人都會陷入危殆。」

中國官方已經對這波打壓定調為「維權式滋事」,並試圖指向有預謀的犯罪行為,但我們必須再次強調,中國維權律師與工作者們,長期以來是在中國法律體制架構內,為許多中國人民和社會底層努力,維護他們的公民權和公平審判權。他們維護的是中國人民的基本權利,並無意進行所謂的「顛覆國家政權」,中國政府如此懼怕這麼溫和的個別維權律師,事實上正暴露出中國政府的統治正當性已經出現巨大的危機。而亞洲區域各國包括台灣在內,與中國的政治經濟交往這麼綿密深厚,一旦中國動盪,各國其實都難以獨善其身。因此,我們呼籲台灣政府與各國政府,應盡一切可能的管道,強力要求中國政府遵守人權價值,立即釋放與停止打壓維權律師們,才是回歸正軌的坦途,否則一旦維護人民基本權利的防線都潰散了,難以想像中國社會將如何度過這種富有中國特色的人權寒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