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權會X法扶:看見流亡者系列之二】國境上的透明人

2016年11月,政大學生留學冰島因居留證上的中國籍字樣,向該國移民署訴求變更,最後卻遭註記為「無國籍」,消息傳回臺灣引發國內一片譁然,外交部亦派員協助處理。整起事件,或許是臺灣社會近期切身感受到「無國籍狀態」所帶來的衝擊,多數人對此感到忿忿不平。然而,直覺地訴諸彰顯國家主權的同時,我們很可能在這場輿論的迷霧之中,錯失了理解與反身的機會。

2017 雲彰地方人權工作坊(開放報名中!!)

台權會近年來每年都到各地舉辦「地方人權工作坊」,傳播人權價值概念並與地方團體交流,期待促進更多人關心、參與在地公共事務。

 2017年再度向南方靠海挺進,落腳於濁水溪出海口,也就是台塑麥寮石化工業的所在地,這一次,台權會將以「企業與人權」為主軸,嚴肅面對大企業所犯下的人權侵害議題,及其所應負擔的責任是什麼,而深受污染所害的在地居民與公民社會,我們又能採取什麼樣的人權行動呢?

劉紹華:真的是人道援助?在聖多美,我所看到的台灣外交

Image result for humanitarian aid photo / European Commission DG ECHO 

本文刊登於 2016/12/22 獨立評論@天下  此處為修訂版

作者為本會執委 劉紹華

台灣與聖多美普林西比現在才斷交,已令我意外地多拖了十幾年。2001年,我因緣際會幫國合會到聖多美進行台灣醫療援助評估。那時我就以為,台灣和聖多美的緣分已進入風雨飄搖期,兩造都有很大的問題。之所以還能拖個十幾年,只因為中共對這由兩個小島(聖多美與普林西比)構成的迷你小國興趣缺缺吧。要買這個國家太容易了,這不也是台灣能堅持這麼久的原因嗎?中共今日才出手,因為這是一個教訓台灣時出手成本最低的島國吧。

 

【台權會X法扶:看見流亡者系列之一】臺灣也有難民嗎?

過去以來,臺灣面對難民議題的處理像是在泥濘裡行走,相關部門從外交部、內政部移民署到蒙藏委員會,慣以專案審查的方式面對積累眾多的個案,行政裁量淪為恣意,缺乏對難民議題法制化的積極作為,尋求庇護者在渾沌不明的程序中等待,申請被駁回的理由亦無從得知,甚至連一紙行政處分書面都沒有,後續的救濟管道無以為繼。

難民身分甄別的制度化與相應的權利保障,也需要立法權的進場,臺灣的《難民法》草案目前通過立法院內政委員會審查,仍待最後的三讀。如果我們樂觀地假設,《難民法》的立法作為一個修繕的契機,讓尋求庇護者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走,以及最後的結果為何不具備難民身分,整個過程在公開透明且正當的程序中進行,也才能夠真正回應社會大眾,修補那對於難民議題的陌生與空白。

【台權會X上報:世界人權日專文系列之六】認真對待公約(孫健智)

儘管各公約裡有若干規定,不待立法就能直接適用,卻也仍有許多規定,必須經由國會制定國內法,才能落實。事實上,即使是具有直接效力的公約條款,法院的角色,多半也只是消極保障人權、免受侵害,人權的積極實現,仍有賴行政、立法兩權的努力。兩公約施行法規定:「各級政府機關行使其職權,應符合兩公約有關人權保障之規定」不只是司法的責任,而是整個國家機器的義務,同時掌握行政、立法兩權的執政黨,對於履行公約的責任,若仍是逃避,既可恥,又無用,哪個比較糟糕,好像一點都不重要。

(圖為艾莉諾●羅斯福手持西班牙語的世界人權宣言,圖片來源: https://en.wikipedia.org/wiki/Human_rights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