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言論自由與隱私還存在嗎?

本文刊登於2014/11/13蘋果日報焦點評論

網路言論自由與隱私還存在嗎?

/邱伊翎(台灣人權促進會執行秘書)

 

近來,許多重要社運、學運人士、人權律師的臉書帳號因遭人胡亂檢舉,而遭到停權的事情不斷,許多人也開始感受到網路上的言論自由與網路隱私似乎不再是自由的空間,而是充滿限制。

[投書] 荒謬至極的外籍配偶結婚境外面談

由外交部駐外代表處進行的境外面談,從申請面談到進行面談,往往要等上至少2個月,因為「太多假結婚」,外交部要「維護國境安全、防制人口販運……」許多跨國婚姻配偶便要因此忍受無數的不合理對待,甚至歧視──外館某些不良官員甚至脫口說出「誰叫你要娶他們國家的人」等荒謬言論。面談過程中,也完全不明白面談通過標準何在,標準全仰仗面試官的判斷。有的案例中,夫妻倆已經有了寶寶、甚至有了第二個孩子,面談還是無法通過。誇張的是,向駐外單位要求查看面談影音紀錄光碟,也不得其門而入。不禁讓人要懷疑所謂「驗證婚姻真實性」的合理性及必要性在哪裡?

境外面談制度的設立,顯示出不可思議的荒謬性,政府卻以依法行政等理由來搪塞、忽視有結婚需求的國人與他們的配偶,並呼籲這些個案尋求民間團體NGO的協助,簡直就是逃避責任。

亞洲NGO監督國家人權機構網絡(ANNI)發表公開信,關切台灣政府停滯設立國家人權機構一事

根據上述國家人權報告國際審查的結論性意見與建議,各人權專家所組成的審查委員會皆強烈敦促台灣政府,應當順應聯合國的「關於促進和保護人權的國家機構的地位的原則」(巴黎原則),將成立一獨立運作的國家人權機構列為首要工作目標。因此我們在2013年國際審查結束後,便持續關注貴國人權諮委會的後續行動。

貴國在2009年通過的兩公約施行法,不僅讓兩公約有國內落實的依據,其條文也賦予政府必須建立一套人權報告制度的特殊義務。值得注意的是,一個獨立運作的國家人權機構,不僅是公約締約國得以有效監控人權、並履行人權義務的關鍵組織。而在台灣的國際審查後續落實方面,國家人權機構也能發揮其他關鍵的功能,運用國際人權公約來積極調整國內法律、命令、及行政措施。

毀塘滅農航空城、立即開啟個案環評:航空城地景藝術節(劫)即將開幕

航空城反迫遷聯盟、台灣人權促進會等團體於6日在環保署前召開記者會,遞交第三跑道環評的公民告知書,要求環保署硬起來,不該再坐視航空城計畫毀壞溼地埤塘、毀村滅農,放任開發單位規避「第三跑道」的個案環評,否則居民將提起相關法律救濟程序。記者會上亦宣告被徵收居民自行籌組的「航空城地景藝術節(劫)」即將於本週六下午隆重開幕,呼籲所有關心台灣環境與土地的人民一同來關心,到航空城徵收區看看這個空城計畫將可能對我們的國土造成什麼樣不可抹滅的傷害!

航空城計畫毀村滅農、殘害溼地埤塘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