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權會X上報:世界人權日專文系列之五】確立人權價值,深植於政府組織(黃嵩立)


蔡政府上任以來,還沒有發表關於人權的政策規劃,甚至在蔡總統的就職演說中,也未出現「人權」兩字。要說蔡政府不關心人權,倒也言過其實,因為司法改革、年金改革、長照2.0、向原住民族道歉、轉型正義等等工作,都與人權密切相關。由此可見,「人權」一詞所指涉的範疇,在台灣並沒有清楚的界定,一般人對人權的聯想,恐怕不是人性的基本價值,反而是社會的爭議。弔詭的是,亞洲國家工作伙伴常稱許我們的人權處境,尤其是民主政治、言論自由、宗教自由、性別平等各方面的進展,在亞洲獨樹一格。此次同性婚姻民法修正案,更是亞洲同運人士關注的重點。台灣若能有所突破,將是亞洲地區一盞明燈,為廣泛被壓迫的性別少數燃起希望。數十年來,公民社會的組織與論述能量逐漸累積,相較之下,政府保守而遲緩,使得許多人權問題懸而未決。本文將嘗試分析現況,並提供建言。

【台權會X上報:世界人權日專文系列之四】說好的國家人權委員會呢?(施逸翔)

在眾多人權政策與承諾中,成立一個專責人權事務、符合「巴黎原則」(The Paris Principles)的國家人權委員會,是蔡英文總統及其全面執政的新政府,沒有藉口也不應推遲的人權事務。此事從民進黨第一次執政前,公民社會在1999年就開始倡議的人權機制,後來陳水扁總統在2000年520就職演說中的「人權立國」,就明確宣示「實現聯合國長期推動之人權主張,宣示設立獨立運作的『國家人權委員會』」。喊到現在已經過了17年,萬事皆已具足,只欠一道東風,那就是蔡英文政府不能在520上任後對此政治承諾一片沉默,必須對社會各界展現明確的意志,願意啟動這個重要的、保護及促進人權的基礎建設。國家人權保障機制的動土儀式,不能再拖了!

 

【台權會X上報:世界人權日專文系列之三】集遊權不是異議者謙卑祈求的儀式 (周宇修)

總而言之,集遊法的修正迄今還只是在原地踏步的階段。畢竟,行使集會遊行的權利,就是一種對當權者的最直接挑戰,而導致無論誰取得政權,對於集遊法的修正便開始顯得意興闌珊。也因此,我們往往看到政治人物於在野時厲聲表示應該要更保障人民的集會權利,但當在朝後卻又噤若寒蟬,著實令人心酸。

國家您好,我們是無權決定收國外實習生的NGO

在這個全球化的時代,各國政府都在鼓勵資本的流動,外資的挹注,而當這些本國資本在其他國家發生侵害人權的事情的時候,國家主權就紛紛退位了,認為這件事應該是對方國家該處理的,互相推諉,拒絕向跨國企業究責,也無視所謂國際正義。但談到實習、婚姻,還是流亡海外、尋求庇護的人們的跨國移動,國家主權卻是處處設限,禁止交流。所謂的國家主權,似乎只能處理微小個體的流動。

【台權會X上報:世界人權日專文系列之二】難民人權究竟何時才會點亮台灣(邱伊翎)

每次難民法草案在立法院召開公聽會時,藍綠立委無不表示贊同,幾乎沒有人反對通過此法。但是我們不禁要問,為什麼十多年過去了,仍然通過不了一個法案?立法院在民進黨全面執政的情況下,究竟開創了什麼新局?帶給台灣什麼樣不同的政治風貌?除了藍綠之間的政黨惡鬥,到底立法院是否曾經有認真去面對和討論真正具有爭議性的法案?如果真的有爭議,十多年的時間過去了,立法院還是想不出一個面對處理爭議的方法?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