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敗訴聲明】踐踏Hydis關廠工人訴訟權 判決淪為移民署橡皮圖章

Hydis工人作為此次訴訟之原告,一再向北高行表達親自到庭說明之決心,前後分別提出暫時狀態處分與暫停執行禁止入國的聲請,希望在訴訟期間能夠暫時解除國境管制,來臺行使作為原告本應享有之訴訟權。然而,北高行一再以原告「得以書狀為之」、「得委任代理人為訴訟行為」不斷跳針,將Hydis工人拒於國門之外,否定原告的「在場權」;法院將原告「受律師協助之權利」轉化為「強制律師代理」之義務,更是明目張膽地宣示,素人當事人不需要進到行政法院來,只要有合法專業的代理人及專業法官審判,聆聽法院公正的判決即可,這更是剝奪每個當事人親自悍衛自己生命、自由、財產權利的權能,將尋求法院的素人當作無理取鬧的「刁民」,只是受審的「客體」,罔顧人性尊嚴,視正當法律程序於無物,專業與權力的傲慢,一覽無疑

新聞稿:死魚事件謎未解 非法傾倒又被抓 台塑別打迷糊仗,報告公佈見真章

本會秘書長邱伊翎指出當聯合國在2011年設立了「企業與人權工作小組」及「指導原則」時,就已經注意到很多跨國企業對於人權的侵害,甚至比國家還要嚴重!越南當地整個村莊因台塑佔地3300公頃建廠所需,全部被政府徵收,遭到迫遷,可是居民沒有獲得適當的補償跟安置。這個迫遷案相當於20個大埔案的規模,台塑在當地的土地租金,每公頃每年卻只要台幣780元!所有的外部成本,都被這些當地的居民吸收。然而這些人權侵害的問題,是否有列入台塑及越南政府的「調查報告」中呢?我們嚴正呼籲台塑跟越南政府,應該這整個事情給大眾一個清楚的、合理的交代,公布整個污染事件的調查報告,並提出補償金的運用計畫給大家檢視。同時也呼籲台灣政府應正視此一事件,所謂的「新南向政策」不應該用這種侵害人權的方式進行!

【新聞稿】行政大黑箱‧高雄『拆一夏』

 今天本會居住權專員林彥彤、南部辦公室主任潘蓓臻及實習生們,與「反迫遷連線」共同聲援高雄三個即將面臨迫遷的個案:高雄旗山大溝頂、高雄果菜市場、高雄拉瓦克部落台權會居住權專員林彥彤也表示,除了高雄旗山大溝頂,高雄果菜市場與拉瓦克部落在收到強制拆遷通知前,居民同樣沒有獲得妥當協商與替代方案。高雄果菜市場居民於四十年前被高雄市府誘騙同意土地徵收,至今政府仍未歸還土地權限,居民抗爭了四十年,政府打算以當時市價補償,但四十年前的市價現今連一間廁所都買不起;而拉瓦克部落,目前仍在協商安置方案,今年年初發生大火後,市府便急著要把拉瓦克部落搬移至沒有電梯的台電舊宿舍,部落的長者在那裡難以安居。

 

[投書]當庭勘驗受押被告對話錄音適當嗎?(李佳玟)

即便不管上述做法是否符合刑事訴訟法勘驗的規定,法官公開勘驗在押被告與父母的談話,等於是讓父母與子女的談話暴露於眾,談話中家人之間的隱私秘密也一併被揭露,從憲法比例原則的角度來看,這也不是傷害最小的做法。如果法院只是想確認被告是否有就審能力,何苦讓被告的父母也一併公開受審?何時那些已經引起社會公憤的被告可以受到憲法與刑事訴訟法同樣的保障?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