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除死刑

人命關天,法疑勿用

台灣歷年被司法機關判處且執行死刑者,有二分之一至三分之一的死刑犯乃是依據「懲治盜匪條例」而論罪(參見表一),然而,台灣人權促進會執委兼司改會理事的蔡兆誠律師日前發現,「懲治盜匪條例」之效力大有問題。

表一:近年執行死刑總人數及依「懲治盜匪條例」執行死刑人數
年度 執行死刑總人數 依懲治盜匪條例執行死刑人數
87年 32人 10人
86年   38人  16人
85年   22人 11人
資料來源:法務部統計處

民國三十三年四月八日公佈施行的「懲治盜匪條例」,原是抗戰時期「治亂世,用重典」的時代產物,其中充斥各種「唯一死刑」的嚴刑峻罰,早被法學界批評為破壞法體系的均衡性。此條例在立法之初原本是限時法,其第十條規定:「本條例施行期間定為一年,必要時得以命令延長之」。至民國四十六年六月五日才由立法院三讀、總統公布刪除該條規定,成為常態法。然而在這十三年間,數次(包括三十四年、三十七年、三十八年、三十九年)下令延長時間,都是在四月八日限時法已期滿失效之後,因此,目前的「懲治盜匪條例」是否具有合法效力,值得深究。

槍斃的依據竟是失敗的惡法!

林山田 [自由時報1999.6.8]

台灣現行有效的法律是國民黨政府從舊中國帶來的,其中有些法律是一字未改,適用至今,例如公布實行於一九二九年而至今已滿七十歲的國籍法;也有針對舊中國的盜匪而制訂只要適用一年的「限時法」,帶到台灣經過一屆四十五年的老立委刪除限時適用的條款,而適用至今的惡法-懲治盜匪條例。歷年被法院判決死刑確定執行槍斃的,有三分之一至二分之一,就是依據這個苛法而判刑的。

打開中國的歷史,歷代末年多的是盜匪,一九一二年革命「成功」,建立了「中華民國」政府,可是軍閥割據,內戰不休,沒有改朝換代的安定,反而確有朝代末年的天下大亂,雖然設有刑法處罰搶奪與強盜,可是在一九一四年就公布實行「懲治盜匪法」,實行期間為五年,延長至一九二二年始廢止;至一九二七年又公布實行「懲治盜匪暫行條例」,實行期間為六個月,半年一延,至一九三五年始廢止。這段期間除了懲治盜匪的特別法以外,在一九二八年還公布實施了「懲治盜匪條例」,實行至一九三二年始廢。

死刑與懲治盜匪條例

林鈺雄
[中國時報1999.6.2]

近代刑罰學與犯罪學宗師貝加利亞,在其一七六四年的傳世經典「論犯罪與刑罰」中寫到:「濫施極刑從來沒有使人改惡從善。這促使我去研究,在一個組織優良的社會裡,死刑是否真的有益和公正。」貝氏認為,用死刑來證明法律的嚴峻是沒有作用的,因為對人類心靈影響較大的,不是刑罰的強烈性,而是刑罰的延續性,是以,死刑比終身勞役更不具懲罰效果。另外,死刑不但沒有教化功能,反而還會加深社會的殘暴,尤其是執行死刑的場合,使國家與殺人者的界線更難釐清,死刑,與其說是針對罪犯的,不如說是針對觀眾的。

貝加利亞的死刑廢止論,震盪兩百餘年,迄今全世界已經有將近百個國家法律上或事實上廢止死刑。目前,西歐國家早已全面廢止死刑,海峽對岸執行死刑的總人數,年年「榮登」世界第一,但是,若從人口比例來比較兩岸的「成果」,我們卻不讓鬚眉。

懲治盜匪條例早已失效!

蔡兆誠律師\r

前言

  去年(八十七年),筆者受台北律師公會指派擔任死刑犯莊清枝的義務辯護律師。該案後來辯護失敗,莊清枝仍被判死刑確定。莊清枝接獲死刑確定判決書時,從看守所打電話來告知此一消息,我答應他要聲請釋憲,挑戰「唯一死刑」的合憲性。於是,我與另一位辯護律師(我的大學同學)陳美彤決定兵分兩路,她負責非常上訴,我負責聲請釋憲。

  結果,筆者收集相關資料,寫好釋憲聲請書,準備在世界人權日(十二月十日)提出聲請時,莊清枝的弟弟來電告知,莊清枝已在世界人權日前夕遭到槍決,距離其收到確定判決書不過十二天。陳美彤律師也在十二月十日收到檢察總長駁回聲請非常上訴的通知。

  莊清枝原本安排好要與其前妻錢方郡再度結婚,婚期定在十二月十日下午,在看守所舉辦婚禮。結果,新娘看到新郎已成一具屍體!媒體沸騰良久,國內人權團體也為此舉辦多場公聽會,檢討死刑執行程序的問題。

  本案不僅突顯出國內死刑執行程序的問題,筆者在研究釋憲問題時,更意外發現「懲治盜匪條例」早已於民國三十四年四月八日失效!多年來適用此一條例的判決,均屬違法判決!

  此一驚人的結論,(很諷刺地)可謂「法學上的大發現」!爰將筆者發現的經過及法律上的分析詳述如後,以就教於法學先進,並提供律師界同道在實務上參酌引用。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