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除死刑

割喉案爭議迷思

 

台南幼童割喉案引起媒體熱烈報導及民情激憤,甚至有民間團體到法務部要求立即執行死刑。台南市檢察官也立刻表態此案不排除求處死刑。然而,回歸到事件的開頭,到底有哪一位記者親耳聽到嫌犯說,他是為了吃一輩子免錢牢飯而殺人? 媒體及網友不斷在轉述的”嫌犯所說的話”,其實都是台南市警局開記者會時所說出來的話,但警方轉述的話真是當事人的原句?上下文又是甚麼?而根據刑事訴訟法,偵查中案件本應遵守”偵查不公開”原則,警方又為何可以斷章取義的轉述嫌犯所說的話。

 

再度執行死刑:台灣,正義的嚴重倒退

針對3/4法務部再次執行死刑,法務部宣稱依法執行,且執行死刑沒有違背兩公約。總部位於法國的國際人權聯盟(FIDH)與台權會於昨日發表共同聲明,駁斥這種與事實不符的說法。

*****
國際人權聯盟 台灣人權促進會

聯合新聞稿

再度執行死刑:台灣,正義的嚴重倒退

2011年3月14日,國際人權聯盟The 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for Human Rights (FIDH)與台灣人權促進會對於台灣於3月4日倉促執行五死囚感到遺憾。死囚的家屬都是在執行之後才接到通知。台灣政府之前宣稱要邁向廢除死刑,卻一再執行死刑,二者根本互相矛盾。這些執行也將使台灣孤立於全世界邁向”停止執行"(moratorium)的運動之外。

被執行的死囚包括:管鍾演、王國華、鐘德樹、王志煌、莊天祝。這是不到一年之內,第二波的執行。上次四名死囚被執行是在2010年的4月。目前台灣還有40名死囚,法務部已表示未來會繼續執行,但會更謹慎並確保犯人的權利。但是去年法務部卻片面修改、限制死囚寫信及家屬探望的權利。

簽證與死刑

簽證與死刑
/高榮志律師(台灣人權促進會執委)

簽證與死刑,乍看之下是毫不相干的兩件事,最近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產生了微妙的牽連。也或許,並沒有那麼的毫不相干。

簽證,涉及國家主權的運作,是傳統國際法的核心,領土是一個國的「家」,想邀請誰來、不給誰來,國家當然是有完整的裁量權,拒發簽證,依法,都可以「不附任何理由」;死刑,更是國家主權的極致展現,舉凡踏上了仍有死刑的領土,不管是外國人、還是本國人,依法,都可以執行死刑。

然而,國家「主權至上」的概念,尤其是在冷戰結束後,卻不斷地受到限縮,尤其是來自於基本人權論述的挑戰,近來大有「人權凌駕於主權」的趨勢,不少學者直稱此乃「典範移轉」(paradigm shift)。

例如,情勢持續發展中的利比亞,本應是「內政問題、外國不能干涉」,然而,這句話卻只是對了一半。人民要反抗,不管政府體制是民主也好、集權也罷,用武力鎮壓和平示威的平民,就是違反了國際法,還有可能構成國際刑事犯罪,國際刑事法院可以依管轄權干涉,而外國政府也可以依人道救援方式、或甚至直接以武力干涉,國家主權,不再是鐵板一塊。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