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公約人權政策

以聯合國相關國際人權公約、國內人權政策、國家人權委員會等

【投書】 反酷刑公約施行法,不能再等!

六月廿六日是國際反酷刑日,紀念聯合國九大核心人權公約之一,全名為「禁止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公約」的正式生效。但對於台灣而言,我們無法正式參與聯合國相關的人權事務,這部公約也尚未國內法化,唯獨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七條有不得對任何人施以酷刑的原則性規範。

延審才能嚴審 ~監督大法官提名聯盟聲明稿~

6/10於立法院大法官人事審查公聽會上,有立法委員提及,總統府以個人資料保護為由,拒絕提供大法官被提名人資料。大法官作為國家重要之職務,無論是被提名人或是總統府,豈能以「個資保護」為由,拒絕提供審查資料供立法院審查?

儘管各黨團均發出聲明,絕對會針對大法官被提名人,進行「嚴格審查」。要質疑的是:沒有具體資料,如何嚴格審查?是以,民間監督大法官提名聯盟在此提出最嚴重的聲明,具體要求立法院,應杯葛以延長本週為期甚短的審查作業。只有「延長審查」,才能「嚴格審查」!

[投書] 國家恣意殺人之無限迴圈

甚至羅瑩雪更有資格依兩公約施行法來行政,因為法務部據說是主責推動「人權大步走」落實兩公約的主管機關,所以部長依職權落實2013年來台灣審查國家人權報告的專家們的結論建議:「強烈建議中華民國(臺灣)政府應該加緊努力朝向廢除死刑,首要的決定性的步驟就是立刻遵守聯合國大會的相關決議案,暫停執行死刑。」不至於說不過去,但作為一位佛教徒,作為主推人權政策的部長,她連嘗試在民意前捍衛一下自己的人權政策都沒有,一句話都沒有。

[投書] 死刑換支持度也太廉價 (施逸翔)

這波反廢死,許多民眾主張先不管公平審判了,應立即處決殺人者,甚至質疑兩公約之聯合國人權保障機制,是在保護「壞人」。事實上,若回頭看聯合國為何在二戰後起草與頒布世界人權宣言,並進而在1966年將宣言法律化為兩公約條文,就是在處理當時世人相似的憤怒與情緒:納粹大屠殺下的浩劫。而人權語言即踏在這樣的情緒中,透過各種多元背景的對話、思辨,最終形諸所見之兩公約條文。這些文字幾乎是在悲觀絕望中誕生的微光,起草者深知人類必定再犯,故透過建立普世人權機制,約束與減緩侵害人權再發生。

[投書] 尊重人權 才能預防魔鬼滋生

要充分確保兒童人權的實現,不應只在憾事發生後,法律人和國家社會才忽然站出來展現所謂永不妥協的決心,而應如兒童權利公約第13號一般性意見有關讓兒童免受暴力的解釋:不應只狹隘地關注暴力事件、和暴力的程度與類型,而應關注兒童作為權利享有者的正面發展與福祉,也就是說,應該要從預防的角度,為兒童建立友善的環境。再者,兒童權利委員會認為不應以兒童的最佳利益為由,去採取任何有損人格尊嚴和人身安全的舉止,比如體罰或其他殘忍有辱人格的懲罰。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