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個案

【新聞稿】檢警濫權踐踏集遊權 Hydis聲援者再遭訴

警方長期執法過當不合比例原則、行政裁量違法違憲、以各種罪名恐嚇抗爭者箝質言論,嚴重凸顯出《集會遊行法》、甚或其他相關法律,如妨害公務等罪名,都已經淪為踐踏人民權利的工具。近年來檢警更趨向以《刑法》妨害公務罪章之相關法條起訴陳抗者,根據台灣人權促進會的案件彙整[1],2014年陳抗相關案件之一審判決總計35件,起訴法條涉及《刑法》妨害公務有18件,其中高達15件有罪,僅3件無罪;此外,起訴法條涉及《集遊法》7件,其中4件無罪。

【新聞稿】譴責「民主恥辱移民署,特權擋人黑名單」記者會

 《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13條及第15號一般性意見指出,關於入境後驅逐出境之決定,享有為求救濟而應有之全部訴訟權利。即便為外國人身分,仍有請求依正當法律程序公平審判,以獲得即時有效救濟之權利。然而,移民署作為一個被告機關,竟濫用行政權限阻擋當事人出庭。移民署如此囂張顢頇之行徑,自甘墮落淪為永豐餘集團惡性關廠解雇之打手,堪稱民主國家之恥辱。

二二八首例外國人賠償個案勝訴! 轉型正義不分國界

 台灣人權促進會執委廖福特教授表示,這是相當遲來遲來的正義,賠償的實質意涵在於,承認過去被國家所迫害的受害人與家屬,國家應誠實面對過去犯下的錯誤,負起國家應負起的責任。除了肯定臺北高等行政法院的判決之外,也呼籲二二八基金會不要再上訴,更嚴正訴求內政部切莫在新舊政府交替之際,執意干預二二八基金會應秉持的獨立運作,徒增後續不必要的爭議。

【人權公約】 歧視的警察髮律與人權捍衛者葉繼元(施逸翔)

從2012年到2015年,繼元從一位只敢以口罩出席記者會的短髮男警,成長成為現在勇於以自身最舒適的長髮狀態,以真面貌對社會大眾清楚地論述其這三年來不斷遭制度打壓的受迫害經過,這就是典型的人權捍衛者的特質,勇敢、正直,不畏權威據理力爭捍衛自身的平等權與工作權。反觀警政署,這三年來只有貧乏到空洞且不攻自破的「社會觀感」立場,對這樣一個封閉頑固的機關,論理講人權顯得過於奢侈,猶如對著一道陳舊的拒馬讀詩。

【新聞稿】1203集遊惡法修法聯盟「反惡法濫權 要集會自由」

2006年初,為反對當時政府對社運抗爭的打壓與追訴,由數十個團體聯合發起集遊惡法修法聯盟(簡稱集盟),聲援司法個案並倡議修改集會遊行法。然而十年過去,不變的是兩黨在野就喊修,執政就杯葛,而弱勢者依舊在拒馬前,在警棍下,在被告席上,為了自己發聲的權利,付出慘痛的代價。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