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個案

我為什麼要挑戰國安法?

我為什麼要挑戰國安法?

黃文雄∕撰\r

十一月十日,我因為被控國安法未經申請許可不得入境的第三條,出庭應訊。過程中,法官問我:「如果你(在海外流亡時)有管道可以提出申請,你會不會這樣做?」我的回答是:「即使有,我也不會申請,因為我早就認為該法不但違憲,而且違反政府簽署過的國際人權公約。我一直等待著在法庭上挑戰它的機會。我很高興今天有這個機會。」

如果讀者不健忘,國家安全法是一九七八年解嚴那年通過的,是取代戒嚴的大一號鳥籠。大一號的鳥籠寬鬆一點,但鳥籠仍然是鳥籠,只是很多台灣人忘了它的存在而已。國安法所拘束的絕對不只是我一個人。多數台灣人對還有待正常化的許多反常現象已經見怪不怪。如果你也是其中之一,請聽我一一道來。國安法關係著你作為一個台灣公民的驕傲和尊嚴。

以我被控違反的國安法第三條為例。它規定:「人民出入境,應向內政部警政署出入境管理局申請許可。未經許可者不得出入境。」什麼是出入境許可?

在比較先進文明的國家,甚至在很多並不那麼先進文明的國家,只要你持有有效的護照,你便可以隨意出入自己的國境。只有你到其他國家時,才必須在持有護照之外,另辦簽證。簽證正是一個國家要求他國人民的出入境許可。根據國安法第三條,你出入自己的國境竟然要辦簽證,所謂中華民國不是把台灣人當外國人嗎?這是對台灣人多大的侮辱!

黃文雄11月10日出庭答辯狀

狀別:刑事答辯狀

股別:祥\r

案號:八十七年度易字第二四七四號

當事人: 被 告 黃文雄 均詳卷\r

辯護人 邱晃泉律師\r

辯護人 林詩梅律師\r

為被訴違反國家安全法案件,提出答辯如後:

首先,我必須先指出檢方起訴書中所謂﹁犯罪事實﹂部份的錯誤。起訴書說,﹁黃文雄於八十五年間某日:::在不詳地點,偷渡入境﹂。我想聲明:第一,我在一九九六年五月六日召開記者會之前回國,其他皆為檢方的揣測之詞;第二,所謂﹁偷渡﹂如果是﹁未經申請許可﹂的同義詞,還可接受。其他﹁偷﹂字的不良意涵,都是檢方的價值判斷。事實是,我是以每一個台灣公民都應有的尊嚴和驕傲,回到我自己的國家的,無所謂﹁偷﹂不﹁偷﹂。

檢方說我違反國家安全法第三條。該條的要點是:﹁人民出入境,應向內政部警政署入出境管理局申請許可。未經許可者,不得出入境。﹂這是本案關鍵所在。

人權促進會會長被控違反國安法

台灣人權促進會會長,刺蔣案主角黃文雄被控違反國家安全法第三條,兩次開庭未成之後,終於將於11月10日(星期二)下午四點半在台北地方法院第一法庭開調查庭。

之前,法院曾經兩次傳黃文雄出庭,但卻未依法將起訴書正本送達被告。黃文雄兩次寫信提醒法院不能知法違法,並在報上撰文批評司法機關不讓人民知道所犯何罪就發傳票,法院才以快遞將起訴書送達。

「這種罔顧基本人權的作法就像國家安全法本身一樣的野蠻,雖然很多台灣人似乎已經見怪不怪了。我準備一步一步的向各種程序和實質野蠻挑戰,一直到大法官會議為止。」黃文雄說。

黃文雄因為刺蔣案在海外流浪二十餘年後,才以「不是坐太空船」的方式回鄉,1996年5月召開記者會公開露面。他回國雖已至少兩年,其間電視上放映過有關他的紀錄片,他也到處演講,在報上發表文章,並曾出國參加國際人權會議。政府卻於今年六月才將他「查獲」,控以違反國安法第三條未得許可入境罪名。

「國安法相關條文既違反憲法,也違反ROC簽署過的國際人權公約」,黃文雄說。他將循這兩個主題指陳國安法的不當之處,並在整個過程中凸顯司法程序的粗糙輕率。

本案的審查法官是林麗玲,檢察官葉興華,辯護律師則為邱晃泉與林詩梅。

蘇建和案事實認定及證據調查的評鑑報告

一 檢警調查犯罪事實的經過

案發:

1. 80年3月24日7:30死者吳銘漢女兒電死者大嫂謂:死者臥房反鎖,地下有血跡。
2. 80年3月24日8:30死者大嫂報案。
3. 80年3月24日9:00汐止分局電請士林地檢檢察官相驗。
4. 80年3月24日11:30檢察官崔紀鎮的勘驗筆錄上記明:證物為廚房中的菜刀以及黏附於菜刀上的毛髮。據檢察署相驗屍體證明書,死亡時刻為80年3月24日5時許,死亡原因為受銳器創傷多處,失血而亡。
5. 當時所掌握的證據,應該還有血指紋三枚,以及浴室中附著於浴室水管、漏水孔、毛巾上的毛髮數根。
6. 菜刀上以及浴室中的毛髮,經警方80年3月28日及4月1日的鑑定結果,前者為被害人(男)所有,而後者則屬被害人(夫婦)及其家屬所有。→此是至高院階段始明朗化的事實,地院並不知情,亦無調查。

軍方的最初調查:

1. 80年8月13日內政部警政署的指紋鑑定書(局紋字第158號 ),指出王文孝為血指紋的所有者(三枚指紋中僅有一枚有鑑定價值,所剩兩枚,過於模糊而無法鑑定)。

蘇建和案事實認定及證據調查的評鑑報告

一 檢警調查犯罪事實的經過

案發:

1. 80年3月24日7:30死者吳銘漢女兒電死者大嫂謂:死者臥房反鎖,地下有血跡。
2. 80年3月24日8:30死者大嫂報案。
3. 80年3月24日9:00汐止分局電請士林地檢檢察官相驗。
4. 80年3月24日11:30檢察官崔紀鎮的勘驗筆錄上記明:證物為廚房中的菜刀以及黏附於菜刀上的毛髮。據檢察署相驗屍體證明書,死亡時刻為80年3月24日5時許,死亡原因為受銳器創傷多處,失血而亡。
5. 當時所掌握的證據,應該還有血指紋三枚,以及浴室中附著於浴室水管、漏水孔、毛巾上的毛髮數根。
6. 菜刀上以及浴室中的毛髮,經警方80年3月28日及4月1日的鑑定結果,前者為被害人(男)所有,而後者則屬被害人(夫婦)及其家屬所有。→此是至高院階段始明朗化的事實,地院並不知情,亦無調查。

軍方的最初調查:

1. 80年8月13日內政部警政署的指紋鑑定書(局紋字第158號 ),指出王文孝為血指紋的所有者(三枚指紋中僅有一枚有鑑定價值,所剩兩枚,過於模糊而無法鑑定)。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