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權

怎麼寫信在國際上對印尼政府施壓?

為甚麼要施壓?

依據目前已有的証據,今年五月在印尼所發生的暴行非常可能是有計劃的滅種企圖;雖然規模較小,性質上和波斯尼亞所發生的並無不同。國際壓力阻止了這種罪行的擴散,但導致這種暴亂的結構性因素依然存在,不是蘇哈托倒台後的各種改革(REFORMASI)努力在短期內所能改變。類似的罪行如果再發生,改革將無可能。改革無功,則華裔印尼人和其他少數族群將永遠活在惡夢中。

作為國際社會的分子,我們所關心的不應該只是(1)五月暴亂的受害者,而且還應包括:(2)冒著生命及其他危險調查、揭發強暴罪行及庇護華裔受害者的非華裔印尼人,(3)長久被歧視、迫害殘殺(包括強暴)的東帝汶人、伊利安人和阿卻人,(4)不能像與蘇哈托勾結的華人富商一樣地出國避難的多數 (95%)華裔印尼人。「作為國際社會的一份子」是我們最恰當的身份,不是台灣人,也不是華人。我們最重要的目的是阻止這類罪行的復發,使印尼人民的改革努力不致剛剛開始,就已失去機會。

如何在國際上幫著施壓?

怎麼寫信在國際上對印尼政府施壓?

為甚麼要施壓?

依據目前已有的証據,今年五月在印尼所發生的暴行非常可能是有計劃的滅種企圖;雖然規模較小,性質上和波斯尼亞所發生的並無不同。國際壓力阻止了這種罪行的擴散,但導致這種暴亂的結構性因素依然存在,不是蘇哈托倒台後的各種改革(REFORMASI)努力在短期內所能改變。類似的罪行如果再發生,改革將無可能。改革無功,則華裔印尼人和其他少數族群將永遠活在惡夢中。

作為國際社會的分子,我們所關心的不應該只是(1)五月暴亂的受害者,而且還應包括:(2)冒著生命及其他危險調查、揭發強暴罪行及庇護華裔受害者的非華裔印尼人,(3)長久被歧視、迫害殘殺(包括強暴)的東帝汶人、伊利安人和阿卻人,(4)不能像與蘇哈托勾結的華人富商一樣地出國避難的多數 (95%)華裔印尼人。「作為國際社會的一份子」是我們最恰當的身份,不是台灣人,也不是華人。我們最重要的目的是阻止這類罪行的復發,使印尼人民的改革努力不致剛剛開始,就已失去機會。

如何在國際上幫著施壓?

台灣聲援因連署《零八憲章》而遭迫害人士的聲明連署

我們是台灣社會各界長期關心中國自由與民主發展的人士。針對中國政府近日持續迫害《零八憲章》連署人的行為,提出以下聲明:

《零八憲章》是三百多位中國的學者、作家、律師、維權人士及社會人士為促成中國的民主改革,在今年的國際人權日當天連署發表的建言。這份憲章代表著中國各界對中國政府長期以來威權統治的抗議,以及對自由、民主及人權等普世價值的熱烈追求。

綜覽《憲章》的內容,強調以理性及和平的方式對中國政治進行改革。其中所列舉的理念,如自由、人權、平等、共和、民主,無一不是當代文明社會早已普遍承認且共享的價值,殊無任何激進挑動之處。我們認為,如果中國政府願意接受《憲章》的訴求,根據《憲章》的精神積極進行改革,則對中國的民主自由與人民福祉有極大的助益,國際社會也將樂見中國政治的和平變遷。

未曾遺忘 拒絕沈默--六四22週年記者會共同聲明

「六四」22週年,中國維權律師及維權人士遭迫害
港台法界共同聲援

馬總統在「六四」22週年前夕說:人權,衡量兩岸距離的標準

2005年8月,首次接任國民黨黨主席的馬英九總統,在接受媒體專訪時明確表示:「六四不翻案,統一不能談。」而馬總統在日前接受德國《明鏡週刊》專訪時,再次強調:「衡量兩岸之間距離的標準之一,就是人權。」馬總統與媒體互動的語言,似乎企圖佐證他對中國民主化及人權改革的一貫堅持。然而,馬總統上任迄今屆滿三年,我們也同時見到中國政府打壓異議份子、維權律師的毫不手軟,以及對箝制言論、集會、新聞自由的毫不猶豫。相較於就任前的強硬措詞,馬總統面對今年初中國政府鎮壓「茉莉花革命」,卻只是無關痛癢地關心、聲援、並呼籲大陸當局善待異議人士。對照三年來兩岸交流的一日千里,我們不禁懷疑六四尚未翻案,何以統一卻已談得如火如荼?馬總統衡量兩岸距離的標準,究竟是人權保障還是經濟交流?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