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權

台灣知識界關切北京違法拘押楊建利博士聲明

柏克萊加州大學數學博士暨哈佛大學政治學博士、曾任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研究員、現任二十一世紀中國基金會主席的旅美中國大陸學者楊建利先生,因政治理由遭北京政府禁止入境,不得已持友人護照闖關回國,於2002年4月26日在昆明被捕已近一年,他的妻子、稚齡兒女與年邁雙親至今仍未收到正式逮捕通知、不知其被控罪名及關押處所、律師申請會面亦遭拒絕。北京政府的這種行為不僅違反其已簽署的國際人權公約,也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與相關法律,更對人權構成極為嚴重的侵害。

楊建利博士的不幸遭遇並非個案。2000年和2001年,北京政府曾逮捕香港大學教授李少民先生、美利堅大學教授高瞻女士等華裔學者,經過幾個月的秘密羈押以及不公開的審判後,冠上「為台灣從事間諜活動」的罪名判以重刑。由於他們在美國國務卿訪問北京前夕分別獲釋,《亞洲華爾街日報》稱之為北京的「俘虜外交」。北京政府對類似案件的處理模式,無疑違反其已簽署的《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九條、第十四條有關公平審判等規定。

關心中國法治‧促進人權保障

楊建利被捕週年,台灣知識界發起聲援\r

時 間:2003年4月25日(五)上午10:00
地 點:台北律師公會第一會議室
主辦單位:台灣人權促進會、台灣促進和平基金會、東吳大學張佛泉人權研究中心
協辦單位:台北律師公會人權保障委員會

主 持 人:魏千峰 (台灣人權促進會會長)
出 席 者:詹文凱 (台北律師公會人權保障委員會副主委)
徐斯儉 (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員)
賴秀如 (Taiwan News副總編輯)
簡錫 (台灣促進和平基金會執行長)

爸 爸 何 時 歸 來 ?

傅湘,寫於楊建利遭捕週年前夕

我的丈夫楊建利在中國某個拘留所中度過他三十九歲的生日,沒有蛋糕,也沒有他所愛的親人從遙遠的地球彼端傳來的祝福。去年七月,當我們的兩個孩子們分別度過十歲和七歲的生日時,他們只能在生日會上想念著他。

一年以前,建利離開波士頓,回到他闊別十三年摯愛的家鄉並計畫停留十天。然而,他這趟去得卻比預期的時間還長。

二00二年四月二十六日,我的丈夫被羈留在中國昆明。當晚大約11點,我接獲一通不知名人士打的電話,告訴我建利碰到麻煩了,當時,我的整顆心沈了下來,眼淚也跟著流出來。十天來的擔憂讓我幾乎崩潰,在這之前,建利每天都從中國打電話給我,我不知道何時可以再聽到他的訊息。令我驚訝的是,建利是從他被暫時拘禁的飯店打電話,他聽起來很平靜,雖然他即將要面對一些難過的日子,但沒有人知道前頭有什麼等著他。他說:「不論我發生了什麼事,應該不會有問題。我只是擔心我們的孩子們,請好好照顧他們。」當時是四月二十七日星期六上午十點鐘,也是我最後一次跟他說話。

一起來關心中國人權

台灣人權促進會會長魏千峰律師\r
(2003/4/25)

中國旅美學者楊建利博士返國後於二00二年四月二十六日在昆明遭受逮捕,他的妻兒與雙親至今仍未收到正式通知,不知其被控罪名與羈押地點,律師申請會面亦遭拒絕。站在維護人性尊嚴之立場,我們呼籲中國政府應予楊建利博士公平審判的權利,若查無罪名,並予以無罪釋放。

近幾年來,中國廣大的土地與便宜的工資吸引包括台灣等國外的投資,而為鞏固社會主義市場經濟與加強其在國際社會的參與,中國除在憲法草案第五條中標舉依據法律治理國家,建立社會主義法治國外,一九九八年並簽署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相關法制並作若干改革。然而,一九九六年刑事訴訟法雖規定無罪推定原則(第十二條)、偵查中得委託辯護人(第三十三條)、偵查中得會見犯罪嫌疑人(第三十六條第一項),但實務上,若干案件之委託辯護人仍須事先獲得准許,辯護律師會見犯罪嫌疑人大多因牽涉國家機密或無任何理由而遭受拒絕,甚至律師有幸會見犯罪嫌疑人時,亦發生遭到拘禁或起訴之情形。關於後者,北京律師協會與上海律師協會皆有會員遭受拘禁或起訴。

外國佔領、自決權與發展權-以中國佔領下的西藏為例

■ 背景介紹(顧玉珍)
本文原發表於二00二年亞洲公民社會論壇(Asian Civil Society Forum 2002)。此活動的主辦單位CONGO(Conference of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 in Consultative Relationship with the United Nations)是由各國非政府組織結盟形成,負責聯合國秘書處與非政府組織之間的關係,並對聯合國具有諮詢地位。

二00二年亞洲公民社會論壇於十二月九日至十三日假曼谷(泰國)之聯合國大廈舉行。來自亞洲各國的非政府組織工作者約五百人齊聚一堂,針對人權及永續發展的相關議題發表報告及討論,同時分享各地的社運經驗,進行跨國NGO的串聯。

本文以西藏的遭遇為例,清楚表達民族自決權與發展權的觀念。西藏代表Tsewang Lhadon發表報告時,獲得在場各國NGO工作者的支持,但卻飽受中國代表的顢頇打壓。許多參與者便將這些以NGO之名卻代表中國政府立場發言者稱為GONGO(Government of NGO),並在會中要求主辦單位日後應避免GONGO介入及阻撓NGO的討論。
=============================

主席,以及各位親愛的亞洲朋友們: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