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國家

[投書]犯罪打擊不可忽視主權問題

全球化的發展,的確讓犯罪型態有別於以往。為了有效打擊犯罪,各國因此必須攜手合作,但司法互助必須站在維護自身司法主權的前提上進行,而不是為了打擊犯罪,捐棄自身主權。即便為了提升效率,想要建立跨國之打擊犯罪組織,國家司法主權也不是可以隨意捨棄的事項。尤其是對於台灣來說,面對中國這個急急/汲汲想要吞噬台灣的國家,主權問題更要留意。代表台灣的法務部豈能在此只懂得揮舞著正義大旗,想要達成的是犯罪打擊,還是替馬政府迷惑台灣社會的眼睛?

[投書] 【我看《燦爛時光》】天明之後,我們仍慣於黑暗?(施逸翔)

被捕的許明強被槍斃之前高舉雙手,左手比2右手比1,代表「二條一」,即《懲治叛亂條例》第二條第一項,觸犯此法,唯一死刑()《燦爛時光》無關大選,無疑已是一次推動台灣人民可進一步認識自己歷史的動力之一,但如果要達到「理解」的程度,若沒有「真相」為基礎,則轉型正義與國家團結將只是空洞的口號。蔡英文總統如要兌現其落實轉型正義的承諾,首先應徹底檢討並推動檔案法修法,讓過去白色恐怖時期的國家檔案可以早日曝光。

【投書】 司法應依人權公約重啟鄭性澤案(施逸翔)

公民社會正極力救援鄭性澤案,但當前陷入低迷困局,不管嘗試何種救濟管道皆碰壁,不論就證據的重新審酌,或再審法官應迴避未迴避,始終無法喚起司法重啟鄭案。《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人權公約》已具國內法效力,當司法在審酌鄭案的救濟程序時,應適用公約所揭示之禁止酷刑、公正審判權來啟動再審,否則形同瀆職。

【投書】一場韓國工人陳情,暴露多少顢頇粗暴(許仁碩)

 

 遭永豐餘集團違法解雇,甚至逼死工會幹部的韓國Hydis工人,在來台靜坐抗爭十天後,仍未收到政府或企業的任何回應。因此昨日他們前往總統府陳情,要求聘永豐餘總裁何壽川為國策顧問的總統府,應將何壽川解聘。結果這場陳情行動,卻再次暴露出了,政府對待社運的顢頇與粗暴。

【新聞稿】 台灣公民社會排字聲援余澎杉(AMOS YEE) 宣判前夕,搶救星國言論自由!

同時, 新加坡政府也應確保Amos Yee獲得充分的保護,尤其是其安全與健康的充分保障。再者,新加坡法院在明天的審判,應遵守相關國際人權規範,無罪釋放Amos Yee。最後,我們懇切呼籲,新加坡政府必須在此刻懸崖勒馬,以Amos的無罪,來解決政府當前有遭到的困局,因為將Amos定罪,無疑證實Lee Kuan Yew Is Finally Dead! 」這部影片所言為真。釋放Amos,並進而恢復與保障新加坡所有人民的言論自由,才是新加坡政府此刻當為之事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