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國家

光州─超越悲情的亞洲典範

黃文雄
1999.2.28

在「二二八」週年逐漸逼進的這段時間,不能不常常想起南韓的光州。

去年是〈世界人權宣言〉五十週年,由亞洲數百個民間團體經歷四年的諮商討論而完成的〈亞洲人權憲章〉也在去年公佈,憲章在亞洲某些國家(例如中國和台灣)並沒有受到注意,但在世界人權史上肯定會記上一筆。亞洲是全球唯一沒有區域人權憲章(遑論區域人權法庭和人權委員會)的地區,只好由民間帶頭。但同樣深具意義的是〈亞洲人權憲章〉宣佈的地點:南韓光州。

為甚麼選擇南韓光州?南韓是亞洲史上第一個把兩個侵犯人權的總統(全斗煥和盧泰愚)送進法庭的國家,而光州則是韓國二二八-一九八○年的光州事件-發生的地點。現在這個城市是超越悲情的亞洲典範。

人權(複數的諸人權)同時有普遍性的一面和地方性的一面。一九八九年,銀幕上的天安門事件在世人眼前演出的時候,有多少人超越了文化疆界的藩籬,精神上也參予了抗暴的隊伍?這是普遍的一面。如此了解和如此認同的人不見得對中國和中國的學生、市民和工人知道多少,更不見得都受過人權教育的洗禮。若然,這種了解和認同只能來自當地經驗和文化,這是地方的一面。光州的特殊在於它在重視人權的地方面之餘,並沒有忘記把它普遍化。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