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國家

[投書] 荒謬至極的外籍配偶結婚境外面談

由外交部駐外代表處進行的境外面談,從申請面談到進行面談,往往要等上至少2個月,因為「太多假結婚」,外交部要「維護國境安全、防制人口販運……」許多跨國婚姻配偶便要因此忍受無數的不合理對待,甚至歧視──外館某些不良官員甚至脫口說出「誰叫你要娶他們國家的人」等荒謬言論。面談過程中,也完全不明白面談通過標準何在,標準全仰仗面試官的判斷。有的案例中,夫妻倆已經有了寶寶、甚至有了第二個孩子,面談還是無法通過。誇張的是,向駐外單位要求查看面談影音紀錄光碟,也不得其門而入。不禁讓人要懷疑所謂「驗證婚姻真實性」的合理性及必要性在哪裡?

境外面談制度的設立,顯示出不可思議的荒謬性,政府卻以依法行政等理由來搪塞、忽視有結婚需求的國人與他們的配偶,並呼籲這些個案尋求民間團體NGO的協助,簡直就是逃避責任。

亞洲NGO監督國家人權機構網絡(ANNI)發表公開信,關切台灣政府停滯設立國家人權機構一事

根據上述國家人權報告國際審查的結論性意見與建議,各人權專家所組成的審查委員會皆強烈敦促台灣政府,應當順應聯合國的「關於促進和保護人權的國家機構的地位的原則」(巴黎原則),將成立一獨立運作的國家人權機構列為首要工作目標。因此我們在2013年國際審查結束後,便持續關注貴國人權諮委會的後續行動。

貴國在2009年通過的兩公約施行法,不僅讓兩公約有國內落實的依據,其條文也賦予政府必須建立一套人權報告制度的特殊義務。值得注意的是,一個獨立運作的國家人權機構,不僅是公約締約國得以有效監控人權、並履行人權義務的關鍵組織。而在台灣的國際審查後續落實方面,國家人權機構也能發揮其他關鍵的功能,運用國際人權公約來積極調整國內法律、命令、及行政措施。

【蘋果日報】 香港社會怎撐起這場抗爭(邱毓斌)

面對北京當局封死了自回歸以來引頸期盼民主選舉特首的夢想,香港社會展現了國人所不熟悉的一面,從觀光大城、貿易轉運港與金融之都搖身一變,成為公民抗命、學生罷課、佔領靜坐的世界頭條。這是一場香港民間力量對抗香港統治階層與北京政府的戰役。

[投書] 面對一個把青年捍衛人權當麻煩的政府 我們只好繼續來「找麻煩」

施逸翔 2014/07/29 發表於關鍵評論 • 政治 • 社會

華光社區金華街路段,在去年(2013年)4月23、24日遭政府執行第二波的強迫拆遷,先撇開此案之居住權與迫遷爭議不談,10位國際人權專家已經指出,華光社區迫遷案已嚴重違反具有國內法效力之國際人權兩公約。本文想要談的是,在這次所謂「拆屋還地」的手段與執行過程中,嚴重侵害了當天捍衛華光社區居民之抗爭者的言論自由。

[投書] 污名效應與醫病兩造的困境-回應強制住院之提審

污名效應與醫病兩造的困境-回應強制住院之提審

作者:吳易澄(精神科醫師/台灣人權促進會執委)

刊登於 2014/6/18 蘋果日報即時論壇

台權會、兩公約盟施逸翔於蘋果日報的投書引發了辯論,一方面來自於該文標題的「污名」問題,再者也引來對嚴重病人身分認定與應去除與否的商榷(見蘋果即時論壇楊添圍醫師),以及提審究竟適用於強制住院的質疑(見蘋果即時論壇簡旭成律師)。事實上施文的原題為,由於受到報社編輯更改標題而引起對標題污名化個案的困擾,我們深感遺憾。同時我們也虛心接受來自醫界與法律界的質疑,並回應如下:

嚴重病人當然不是污名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