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工新移民/外國人收容/難民

歐洲難民危機與台灣何干?

 在東北亞,甚至連香港,只是個地區,而不是國家,都已經在做難民審查及後續安置、法律協助、翻譯、心理諮商、社工輔導等工作多年,韓國已經有獨立的 『難民法』,甚至直接接納北韓來的難民為國民,日本即使沒有獨立的 『難民法』,在『移民法』中也有難民審查的相關規定,就連中華人民共和國也在聯合國難民署的(UNHCR)的協助下,建立起一套難民機制。台灣在這個區域的落後程度,倒是完全殿後。

【新聞稿】《移民法》落日條款 流亡藏人成國際孤兒

不論當初是因為什麼原因而來到台灣,目前這15位藏人中,有11位持有位於達蘭撒拉的西藏流亡政府所認證為真的綠皮書,另外有2位持有尼泊爾的西藏難民文件,也已經過尼泊爾當地的西藏流亡政府辦事處認證為真。但他們目前都面臨沒有身份,無法合法工作,甚至生病不敢去看醫生的困境。之前他們曾至蒙藏委員會尋求協助,蒙藏委員會卻告知必須由移民署先啟動專案程序,他們才能做後續的認證。

[投書] 提而不審的新提審法 真戲假作的準大法官?

本文刊登於風傳媒2015.05.14觀點投書

回頭檢視當年提審法的修正過程,司法院在102年10月31日將修正草案函請立法院審議時,在第8條的立法理由第3點中,就已宣示法院處理提審事件時,只需審查逮捕、拘禁程序的合法性,毋庸及於被逮捕、拘禁的實體原因及必要性,可見司法院在將法案送交立法院審議之初,就已定調基層法院的審查範圍。而當時主責提審法修正草案定稿之人,正是時任刑事廳廳長的林俊益法官(林法官在102年12月間調離廳長職務)。我們因此赫然發現,林俊益法官當時對外宣稱新法讓「人權保障大躍進」、「提審保障更周延」,堆砌新法優點的美好話語猶在耳際,關起門來卻瞞著民眾積極限縮法院審查範圍,讓提審法新制的審查程序只剩極其瑣碎的公文核對,如何能叫作「大躍進」或「更周延」?林俊益法官口口聲聲宣稱「被逮捕的大陸配偶只要說『我要見官』,人權將馬上獲得保障」,實際上大多數都直接被法院送回外國人收容所繼續收容,等於遞交了提審聲請,法院反而翻臉回甩一巴掌,說你就是活該被拘禁,如何能奢言人權保障?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