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權促進會電子報

台灣人權促進會電子報

南韓14萬人反政府示威 勞動政策改惡是主因

南韓14萬人反政府示威 勞動政策改惡是主因

 

(圖片來源:韓國媒體「新聞打破」影音報導http://newstapa.org/30023,圖為高齡花甲的陳抗老農民白南基先生,遭警方以水柱攻擊倒地之畫面。)

翻譯:陳弘之/台權會志工 校稿/顏思妤 辦公室主任

11月14日,由韓國最大的工會組織「韓國民主勞動組合總聯盟(Korean Confederation of Trade Unions,為韓國1980年代民主化運動下催生的自主工會,以藍領職為中心,以下簡稱民主勞總)」發起以「民眾總崛起」為名的大規模示威,首爾光化門聚集了近14萬名群眾,是韓國近七年來最大的反政府抗議,而警方使用催淚瓦斯與水柱無差別攻擊現場群眾,造成至少30人受傷,其中高齡花甲之年的老農民白南基先生,因頭部遭警方水柱直接衝擊造成腦出血,緊急送往首爾醫院急救,至今昏迷不醒。

大逮捕:中國維權律師受難記

大逮捕:中國維權律師受難記

文/周易 台權會實習生 校稿/彭立言 電子報主編

  

(圖片取自http://www.bbc.com/zhongwen/simp/china/2015/10/151013_china_lawyer_son)

  中國維權律師王宇之子包卓軒,於10月6日在中緬邊境與隨行的兩名中國維權人士一同被警方帶走。然而關於到底是中國還是緬甸警方所為,則仍有待查證。但當地的店主疑似被下了封口令,對於該事件並未吐露太多內容。隨後於10月13日才由一名自稱為梁波的維權律師的友人表示,包卓軒已被軟禁於其位於內蒙古的外婆家中,並遭到警方嚴密的監控。然而,內蒙古警方則否認他們有經手過關於這名16歲男性的案件。

弱者的力量──簡錫堦老師專訪

採訪、整理/許哲維 校稿/彭立言 電子報主編

(圖片取自http://magazine.sina.com/bg/taiwanpanorama/200806/20080612/001867053.html)

編按:簡錫堦老師,曾長期投入工人運動,後擔任民進黨籍立法委員,現為台灣促進和平基金會執行長。於2015年出版「弱者的力量」一書,提倡非暴力抗爭。此與本會長期以來秉持的運動路線相近,本會非常榮幸能邀請他分享對社會運動的一些看法。

(一)、在老師的大作《弱者的力量》,已經鉅細靡遺地分析如後建構一套完整的非暴力抗爭指揮系統。但是,我們想請問,計劃往往趕不上變化,如果在現場事實上沒有指揮或者原先的領導者被抓走而又無遞補,我們應該如何自處

開始行動前就要排好!萬一被捕誰要遞補,這本來就是計畫之一部。要介紹給群眾知道,誰是領導者?若其被抓走,接下來是誰遞補?這些都要給群眾知道。如果沒有至周密計劃,呈現群龍無首時,就很容易被有心人士(編按:不一定是指黨工,也可能是同陣營的應派)煽動暴力,比如和警察對幹。

沒有事前完善計劃的抗爭,是違背非暴力抗爭宗旨的。與上述情況相反,衝進行政院則是沒計劃的。事情發生前,我即已通知過學運領袖,群眾們需要出口,否則會出事;事後證明我的觀察沒錯。坐在立法院的群眾,看不到運動的未來,所以當一些比較積極的朋友登高一呼,群眾就被帶走。

菲律賓:人權捍衛者Cocoy Tulawie終於自由了!

菲律賓:人權捍衛者Cocoy Tulawie終於自由了!

翻譯/蔡碧菁 台權會志工 校稿/彭立言 電子報主編

原文取自https://asianhrds.forum-asia.org/?p=19198

    Temogen Cocoy Tulawie是一個來自蘇魯-一個位於菲律賓,民答那峨島上的人權權捍衛者。他是當地人權團體Bawgbug的創立者,同時也是許多公民社會組織的成員,因此他負責許多關於當地政治的民主化、政府的透明化和蘇魯當地人民公民權利的事務。他的人權運動揭露了大量當地政府侵犯、違反人權的行為。這其中包括當地女性遭到政客的兒子及軍方進行大規模的性暴力,以及當地省長Abdulsakar Tan違憲宣告緊急狀態等等。

    在2009年5月,當Tan省長被炸彈攻擊的事件爆發後,Cocoy便被指控為主謀,儘管這項指控完全沒有證據。2012年,Cocoy遭到逮捕,並被扣留在達沃市。該案的審判於2013年10月開始,並認為將在2014年底結案。

蔡丁貴:我已克服對死亡的恐懼

圖片感謝何宇軒提供

採訪/何宇軒、許哲維 台權會志工 整理/黃國銘 台權會志工
校對/彭立言 電子報主編 

前言:因為撰寫《抗爭教戰手冊》(暫名)的緣故,台權會志工訪問了公投護台灣聯盟總召集人蔡丁貴教授,希望能讓手冊的讀者,在進行集會遊行抗爭時,得到他寶貴的經驗。

原本訪談只作為手冊取材之用,但在過程中,蔡教授也另外提到了他進行街頭抗爭的理念與心路歷程,因此在告知過後,將這些內容改寫成本篇訪談,以下用第一人稱呈現。

【知道自己為何抗爭】

「要參加非暴力抗爭或社會運動前,都應該要先知道自己為甚麼要參加。要知道自己參加活動的立場和意義,當之後需要承擔法律責任時,才不會驚慌和感到後悔;在參加運動之前,應該要充分理解訴求,以及思考自己願意承擔多大的代價,無論是法律上或是身體、心理上的代價。」

「我自己年輕的時候也沒甚麼膽量,當台灣社會運動蓬勃發展的時候,正好在國外留學,近幾年才在台灣帶領及站在第一線街頭抗爭;以前也都只是站在抗爭的第二線,在抗爭現場幫忙或是觀望。」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