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權促進會電子報

台灣人權促進會電子報

藥物法庭──立意良好但有嚴重瑕疵的藥癮治療方針

藥物法庭──立意良好但有嚴重瑕疵的藥癮治療方針

(圖片取自ppt.cc/UFJXG;原文取自ppt.cc/fnFQJ )

原著/Joanne Csete , Denise Tomasini-Joshi
翻譯/陳弘之 台權會志工    校稿/彭立言 電子報主編

    在「特別法庭」的監督下,給予因服用毒品而被判刑的當事人專業治療,幫助他們克服毒品的依賴再重新回歸社會,而不是將這些非暴力的藥癮當事人送進已經人滿為患的監牢。上述建議聽起來可說是非常理想。在這些法庭(藥物法庭)裡,辯護律師和檢察官並非採取互相攻防的角色,而是和法官與其他法院中的工作人員組織成一個「支持團隊」,希望透過團體的合作根治藥物成癮並且防止再犯,減少監所的社會成本。

 

Poster for tomorrow,顧名思義即是「為了明天而畫的海報」

Poster for tomorrow,顧名思義即是「為了明天而畫的海報」

(圖片取自本會臉書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tahrfb)

文/蔡碧菁 台權會志工 校稿/彭立言 電子報主編

Poster for tomorrow,顧名思義即是「為了明天而畫的海報」。

為期一周的的人權海報工作坊,請到兩位來自法國人權組織的講師,有趣的是這兩位講師-Martin和Tommaso,一位來自伊朗,另一位來自義大利。他們巡迴世界,到各個不同的國家與當地的人權組織合作舉辦工作坊,而台權會一直都是他們合作的對象,所以在許多亞洲國家中,台灣能幸運地被挑選為他們駐足的地方。在第一天Martin簡短的介紹了自己,他曾經被判過死刑,而至今他透過教畫人權海報宣揚廢死的理念。而Tommaso則是有一位中國太太,並居住在中國,所以他也會說些中文。曾經問過他,是否有在中國舉辦過類似的人權工作坊?Tommaso遺憾地說,他們嘗試過很多次卻都失敗,即使找到了合作對象,但不敢公開宣傳活動,而不能宣傳便失去了傳播人權理念的意義,所以最後只能放棄。

Poster for Tomorrow 人權海報設計工作坊心得

(圖片取自本會臉書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tahrfb)

文/陳弘之 台權會志工  校對/彭立言 電子報主編

在台權會當志工的第一個月剛好碰到Poster for Tomorrow第一次在台灣舉辦人權海報設計工作坊,而台灣與Poster for Tomorrow接洽的組織剛好就是台權會,所以就展開了我這星期的活動參與。

Poster for Tomorrow 在這五天中最首要的任務就是要大家設計出海報,雖然性別平等和死刑廢除都是可以花時間慢慢探討的問題,但很遺憾因為活動只有五天,大家必須快馬加鞭地創作。海報是以簡單明確的方式呈現議題,快速吸引觀眾的目光,雖然單單一張海報對於議題的影響,就像將一顆石頭丟入水中,產生小漣漪後「咚」地沉入水底,或許產生不了太大的作用,但是,如果集結許多許多海報創作,就如同在漆黑的暗室中點亮無數的小光源,成為一種組織性的力量,也因為這些目標並非一蹴可幾,所以Poster for Tomorrow 才將它設定為大家為未來奮鬥的方向。

2015 Citizen Lab Summer Institute 參與感想

在這幾年的發展中,CLSI致力於讓組成成員多元化,這從與會人員的變化便可看出。2013年第一次舉辦時,人員幾乎悉數是以北美洲的參加者為主;然而到了今年,除了北美洲外,亦有來自台灣、香港、南韓、印度、南非、波蘭、瑞典、阿根廷、西藏等各州不同國家的成員。此外,倘若從行程安排,2013年第一次舉辦時,為期五天的活動中,演講仍佔了超過八成的時間,只有相對少數的時間,是進行分組討論之用;但到了今年,儘管時間只剩三天,但除了第一天是安排演講外,剩餘的兩天,皆是交由其他與會者自行設計議題,帶領分組討論,完成議題目標。對參與者的互動性與主動性的要求顯然是逐年增加。

【人權捍衛者專欄譯文】巴基斯坦:薩賓‧ž馬赫穆德的人生與死亡

薩賓·馬赫穆德是非政府組織Peace Niche的創辦人和卡拉奇市文化機構「二樓」(T2F)的負責人。她代表進步思想,努力實現創造一個在巴基斯坦可以安全的自由表達的空間 。2015年4月24日,她在二樓主持一個關於俾路支省人權的活動後與母親離開時遭到暗殺。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