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權促進會電子報

台灣人權促進會電子報

航空城訪調營

文 / 台灣人權促進會實習生 劉珞亦

營隊到了尾聲,我在想,到底,土地是什麼?是家?是感情的依歸?是值得開發利益的商品?土地正義和土地利益碰撞時到底決定的是一疊又一疊的資料,還是一篇又一篇的故事?到底是數字背後代表的商業機會是利益?還是人民在此的安居樂業才是?而人,到底需不需要為了所謂毒公共利益犧牲?而公共利益到底又是什麼?到底多數人所想要的就是公共利益?還是少數所堅持的權利才是真正的價值?我們發現在日本,有人為了抗爭成田機場不當開發50年,從小抗爭到老,而我們的航空城呢?適當的開發是可以將傷害降到最小的,可惜我們的政府卻永遠要為了自己的利益,去剝奪人民的權利,造成人民只好上去街頭,爭取自己的權利。

我們能做什麼?盡力的挖掘每一個故事,了解他們的過去,知道他們在乎的是甚麼,讓這個社會上的人知道,每一個人的生命背後,都有一段過去的故事,告訴他們,妳要不要聽聽看,聽了,或許你會想法不一樣。

在呂文忠大哥的民宿裡,我望著窗外的機場,看著一個又一個巨大的飛機來去,也望著旁邊的怪手不知道為了什麼不停的挖掘土地,點起了一根菸,煙很清晰,就像緞帶一樣在空中飛舞,交織、分岔,然後在陽光灑下中,慢慢消逝,8月的薰息,在這邊卻十分舒服,卻想到美麗的土地上,因為利益的關係,而汙染人們單純的美好生活,這個政府,要大家何去何從呢?

以人權為本的永續發展模式?

文 / 台灣人權促進會執行秘書 王寶萱

作為亞洲人權與發展論壇(Forum-Asia)的會員團體之一,台權會很幸運地獲得資助到曼谷參加第二屆Glocal Advocacy Leadership in Asia Academy(GALAA)培訓營,從合辦的三個單位[1]便可看出此次營隊的核心理念在於,希望能將人權、發展、與民主這三個面向連結起來,使亞洲各領域的公民團體(CSOs)更緊密地串連,也讓全球倡議能更貼進在地脈絡,以發展出「glo-cal」的倡議思維。

黑箱航空城,拒絕公民參與的都市計劃

上圖 / 記者會現場/反迫遷居民與聲援團體齊聲表達訴求

 

(文/ 台權會實習生 褚翎)

7月29日,內政部營建署再次召開都委會大會,強行闖關航空城都市計劃案, 桃園航空城反迫遷聯盟、桃園教育產業工會、台灣人權促進會等團體與在地居民共同召開記者會,高喊「暫停審議,全區聽證」、「打倒炒地蟑螂,還我土地正義」,歌唱「反迫遷之歌」表達不願一生辛苦掙來的家園,莫名其妙化為烏有的心聲。

 

復歸社會? 抑或更加遙遠?

復歸社會? 抑或更加遙遠?
/潘正正(監所參訪計畫訪員)
 
 
    六月三十日的下午,我們一行17人,在台北監獄副典獄長和各科室主管的導覽下,參觀了北監從工場、技訓班、補校、舍房、違規房,還有炊場、醫療中心在內的硬體設備。雖然很遺憾地沒能直接與受刑人進行訪談,但過程中監所人員也盡其所能地回答我們所提出關於受刑人的生活勞動衛生醫療條件,還有北監戒護申訴狀況和管理人員的工作狀況等等撲天蓋地而來的各種問題,還舉行了參訪後的小座談。原訂四點結束的參訪,到了五點半卻還有回答不完的問題,北監還續以Email的方式做出回覆。這趟參訪除了對二代健保後,一般受刑人醫療條件的大幅改善印象深刻,也確實讓我們對監所狀況有了初步但比較全面的了解,還感受到北監對公民團體開放的許多善意。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第26次常會-記者的基本人權  

文 / 鄒綺荃(台灣人權促進會實習生)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第二十六屆常會中,根據第24/116號決議與A/HRC/24/23文件,為記者的安全問題進行討論。並在會後記者會中指出驚人的數據:「自1992年以來,已有超過1000名記者因其職業而慘遭殺害。2012年和2013年的情況尤為嚴重,而今年年初以來已有超過15人被殺害。在許多國家,這些襲擊的肇事者都幾乎能夠逍遙法外。據報導,2007年至2012年之間,針對記者的殺害事件只有不到十分之一被定罪。」

記者作為信息採集和新聞報導工作的人,代替廣大民眾前往事情發生的現場,或是接觸新聞事件的當事人,並將事情的真相及其代表的意義,透過報導呈現於大眾媒體之上,協助媒體達成監督、教育、討論、娛樂等功能。可是,記者的基本人權卻往往遭受侵犯,包括遭綁架、任意拘留、強迫失踪、驅逐、騷擾、殺戮、監視、搜查和沒收、酷刑和威脅及其它形式的暴力迫害,都是為了抑制視為敏感的信息或看法的傳播,如貪腐現象、公共危機或公眾示威遊行等方面的報導。且這次會中特別討論了公民記者的定位:「所有人的人權都應獲得充分的保護,無論國家是否承認其“記者”身份,是職業記者還是“公民記者”,是否具有新聞學學位,是否在網絡上進行報導。」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