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李明哲被失蹤,台灣NGO的救援嘗試和反思

台灣每年有500萬人次進入中國,當中攸關基本人權的課題,我們絕對不可能視而不見。對於中國持續惡化的人權情況,台灣無法迴避。台灣的政府及公民社會,要選擇用什麼姿態去面對中國政府,如何透過與中國公民社會的相互交流,透過國際社會的支持,與中國政權交手,我們需要有更勇敢地踏出更多可能及嘗試,而不是自我限縮。

【台權會聲明】本會拒絕參加「晶片身分證公民審議工作坊」

一般而言,公民審議是能讓多方利害關係人共同參與,影響重大政策決定的程序,這樣的程序近來也受到許多民主社會的重視。但諷刺的是,倘若我們回顧台灣這陣子爭議最巨大的「前瞻計畫」,卻會發現,當民間團體聯合提出基礎建設條例的「民間版」時,總統府副秘書長、行政院發言人、執政黨黨團書記長卻口徑一致地對民間版所要求「前瞻計畫」中經費需求超過10億的個案計畫,應提撥部分規劃經費舉辦「公民審議」進行可行性評估的要求,表示嘲諷及反對;這些執政黨及政府高層甚至質疑民間版條例中所要求的「公民審議」,是在圖利特定民間團體的「綁樁」工程

倘若按此邏輯,則「晶片身分證」這項耗資必然超過10億的計畫,內政部又是為何認為需委託民間來辦理公民審議?

【投書】晶片身份證,請由法制面談起

資訊安全雖與隱私有關,但其概念內涵主要是資訊不被未經授權的人取得;而隱私權範圍實則更廣,它包含個人可以決定如何處理、利用自己資料的權利,也包含個人確保自己被蒐集的資料僅為必要資料的權利。而這樣的權利,無疑與數位時代的個人人格自主發展密切相關。

在這樣的前提下,我們想請教內政部,是否該先回頭,嚴肅面對以下這個更根本的問題:台灣是否該發行晶片身份證,如果要,考量可能存在的風險,又該調整哪些法制?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