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公約人權政策

以聯合國相關國際人權公約、國內人權政策、國家人權委員會等

為台灣國家人權委員會催生

前言

設立國家人權機構的建議,已經多次見諸於聯合國大會(註1)及人權委員會(註2)的決議文,並明文記載在維也納宣言和行動計劃中(註3),設立國家人權機構是提倡及保障人權的最根本作法。

目前全世界至少有國家已經設置了專司人權的國家委員會或訴願委員(註4)。國家人權機構的發展在亞洲地區尤其重要,因為亞洲地區尚未存在能發揮監視人權狀況並在人權遭受迫害時提供補救措施的區域性機制。

目前印尼、印度、斯里蘭卡、澳洲、紐西蘭、和菲律賓等國均已設立了國家人權委員會。此外,南韓、日本、和孟加拉均正在計劃設立類似的人權機構。1996年成立的亞太地區國家人權機構論壇(the Asia pacific Forum of National Human Rights Institutions)也舉辦過多次會議及其他活動,在該地區提倡國家人權委員會的設立。

加拿大人權委員會及人權審判庭簡介

廖福特教授

一九七七年加拿大國會通過一人權法案設立了人權委員會(Human Rights Commission)及人權審判庭(Human Rights Tribunal)。本來人權審判庭設於人權委員會之下,但其獨立性則受到質疑,因其經費乃是由人權委員會提供,一九八八年以後人權審判庭漸漸獨立運作,直到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方正式成為一獨立機構。一九九八年加拿大國會再次修改人權法案,以下即依新修訂之法案,簡介加拿大人權委員會即人權審判庭。

人權委員會由主席、副主席及三到六位委員組成之。其中主席及副主席為全職,委員可為全職或兼職,全職人員之任職最長為七年,兼職任職最長為三年。其人員均由加拿大總督(Governor in Council)任命之。在保障方面,只要各成員行為端正(good behavior)即可繼續任職,但總督得經國會同意後免去成員之職務,其次,各委員得連選連任。再者,委員應受薪水及執行職務所需之旅行及生活費用。

關於促進和保護人權的國家機構的地位的原則 (巴黎原則)

權限與職責

應賦予國家機構促進和保護人權的權限。
應賦予國家機構盡可能廣泛的授權,對這種授權在憲法和立法案文中有明確規定,並具體規定其組成和權限範圍。

國家機構除其它外,應具有以下職責:
(a)應有關當局的要求,或通過行使其在不需向上級請示逕行聽審案件 的權利,在諮詢基礎上,就有關促進和保護人權的任何事項,向政府、議會和任何其它主管機構提出意見、建議、提議和報告;並可決定予以 公佈;這些意見、建議、提議和報告以及該國家機構的任何特權應與以下領域有關係:
(一)目的在於維持和擴大保護人權的任何立法和行政規定以及有關 司法組織的規定;為此,國家機構應審查現行的立法和行政規定,以及 法案和提案,並提出它認為合適的建議,以確保這些 規定符合人權的 基本原則;必要時,它應建議通過新的立法,修正現行的立法以及通過或 修正行政措施;
(二)它決定處理的任何侵犯人權的情況;
(三)就人權問題的一般國家情況和比較具體的事項編寫報告;
(四)提請政府注意國內任何地區人權遭受侵犯的情況,建議政府主動
採取結束這種情況的行動,並視情況需要對政府要採取的立 場和作出的 反應提出意見;

論設立國家人權委員會

黃 默(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

在威權體制崩解以前,台灣的人權狀況十分惡劣,政府對政治犯及持異見人士的嚴厲制裁,尤為國際社會所詬病。近十多年來,台灣社會逐步民主化,反對黨以及從國民黨內部分裂出來的反對力量日漸成長,政治版圖重組,言論自由日趨開放,民主鞏固似乎指日可待。然而,如果我們進一步觀察,我們立即發現,台灣社會、經濟結構以及政局的發展,仍然涉及許多變數。譬如說,黑金勢力對政府行政、立法部門、及政黨的影響,嚴重地阻撓政治的革新。又如司法改革遲遲不能邁出大步,法官、檢察官貪污案件時有所聞。再以教育制度來說,百年樹人的大計也趨於僵化,改革面臨很大的阻力,難以應付二十一世紀的新局面。與此同時,環保跟經濟成長的衝突,仍然存在。而島內族群緊張關係在政爭和選舉時候也容易爆發。展望未來,台灣要成為一個更為開放、創新與正義的社會,還有一段漫長的路要走。

人權競賽中共技巧漸熟 台灣怎可保守

黃文雄 撰

前天,藉著和聯合國人權委員會高級專員(等於主席)瑪利羅賓森夫人見面的機會,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和副總理錢其琛分別宣布:中國下個月將簽署「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在柯林頓訪問北京之前,中國已經如此宣布過一次。這回又宣布一次。而這還只是「答應」簽署而已,以後還有「真正」簽署,以及人大的通過和其他批准程序,每一步都是人權公關的良機。中國人權外交技巧之日益成熟,由此可見一斑。

公關歸公關,這件事本身仍然是可喜的發展。江澤民和羅賓森夫人見面時,大談擴大「社會主義民主」和健全「社會主義法制」之餘,仍然指出發展經濟和解決溫飽問題是首要之事。錢其琛並且特別「讚賞」羅賓森同等重視所有人權的說法,衿持之中,不無有針對過去傾向於亞洲價值的說法尋找下台階的味道。其實,諸人權不可分割之說由來已久,一九九三年維也納世界人權會議並再度重申,並不自羅賓森夫人始。但是一個一黨獨裁政權肯下功夫為自己找下台階,無疑是值得鼓勵的事。比較值得注意的反而是其他後繼動作,例如簽署之後批准的時間表(去年簽的「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國際公約」至今仍未批准),例如對公約中那些條款提出保留,例如是否也簽署容許個別公民向聯合國投訴的第一號議定書等。至於向聯合國遞交人權報告以及公約的執行,還是更以後的事。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