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公約人權政策

以聯合國相關國際人權公約、國內人權政策、國家人權委員會等

國家人權委員會隸屬監察院之商榷

黃文雄(前台灣人權促進會會長,「國家人權委員會推動聯盟」發起人之一)
自由時報2000.01.13

由人權、律師、司改、社運界人士發起的「國家人權委員會推動聯盟」於去年十月六日設立,開始向國人推介聯合國多年來一直在鼓勵協助各國設立的「國家人權委員會」,希望能從知識和資訊的傳撥開始,帶動公共討論,使其成為國家議程的一部份,進而促動籌備、立法的過程,期望在一、兩年內,台灣終於能有一個和各國比美的國家人權委員會。

一個月來,這個構想似乎已經開始有了「政治立場」。先是有數家報紙社論的支持。元月二日總統候選人連戰先生發表的民主優質化的六大主張中,也包括了國家人權委員會的設立之後,各方興趣大增。例如數位立法委員已經在準備提出法案,又例如近日報紙報導,監察院錢復院長也指示成立專案小組,研究、先在監察院內設立「人權保障委員會」,以及二、未來進一步修改監察院組織法,將該委員會升級為隸屬該院部會級常設機構的可能。

國家人權委員會如何找到立足點?

黃默(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
2000/01/10/聯合報

聯合國提倡設立人權組織(人權委員會或監察專員)以進一步保障人權已有多年歷史,九○年代以降,若干亞洲國家也先後設立國家人權組織,台灣民間人權組織也就這個問題作了初步的討論。去年十二月初「國家人權委員會推動聯盟」在「台灣人權促進會」的倡導下舉行記者會提出說帖;與此同時,若干學者也在報章雜誌及公共電視上就這議題發表意見;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連戰先生亦不約而同主張設立國家人權委員會,並引進當代國際社會人權標準,帶動民主政治的優質化。在此背景下,據說若干位立法委員也在積極起草設立國家人權委員會的組織法;由此可見,國家人權委員會的議題已開始得到台灣朝野的重視。然而,設立國家人權委員會牽涉廣泛,一方面必須力求立法的完備,另一方面必須顧及執行上的周延與效率。

「國家人權委員會」應在監察院設置

2000.01.06中國時報 社論

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連戰所提出的六項政治改革裡面,有一個並不醒目、但十分重要而且值得靜心思索其中道理的題目-設置超然不受政府干預的「國家人權委員會」,讓政府及人民正確認知人權真諦;在新興人權超越主權的國際思潮下,確保兩千二百五十萬同胞不容侵害的和平權;並全面引進國際先進人權標準,使我國成為廿一世紀中的人權先進國家。

連先生將此項題目列為六大改革主張之一,可以顯示他重視人權問題的程度。這樣一種政治態度,基本上頗值肯定,不過,將人權當作口號不難,要政治掌權者真正實踐對人權的尊重,從來都不容易。連先生既然藉競選之便提出重要的人權主張,我們就該認真地追問實現其主張需有怎樣的認識與作為。

台灣亟待設立國家人權委員會

黃文雄(作者為台灣人權促進會會長,國家人權委員會推動聯盟發起人之一)
(刊於中國時報.時論廣場2000/1/4)

總統參選人連戰副總統元月二日提出台灣「十大升級」政見的政治部份,包含了六項促使「民主優質」化的主張。這六項主張頗能抓住人權-法治-民主的主軸;雖然還只是宣示性質,白皮書還沒有出來,但就大方向而言,無疑是值得肯定的。其中有關人權一項,他主張設立一個「立場超然不受政府干預」的「國家人權委員會」,較不為國人熟悉,頗值得討論。

「國家人權委員會」是聯合國多年來一直在鼓勵各國設立的一種國家機構。國際人權標準在二次大戰後,大幅度的國際條約化(至今已有一百種左右,如果包括國際勞工組織ILO的,則已接近兩百種)。條約化之外,還有機制化的執行問題。在國際、區域、非政府組織(聯合國憲章第七一條)和個別國家這四個層次中,最重要的無疑是個別國家。所以聯合國從一九四六年起就開始研究推動「國家人權機構」的問題。一九七○年代中後期幾個主要人權公約生效就位後,更加緊進行,促進了一九八○年代第一波「國家人權委員會」的設立(澳洲的「人權與機會平等委員」即屬於這一波)。

國家人權委員會催生聯盟記者會

「國家人權委員會」推動聯盟記者會新聞稿

時間: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九日(星期四),上午10:00
地點:台大校友會館(濟南路一段2號之1)三樓A
主辦:國家人權委員會推動聯盟

JUST DO IT--是人權建制化的時刻了
人權不只是口號,也不只是象徵,人權──JUST DO IT。

時值人類時序邁入西元二千年的倒數時刻,人權保障已成為全球人類社會的共識,重要的工程便是如何落實人權,將其建制化為常設組織。因此,台灣人權促進會與國內社運團體、法學界共同發起「國家人權委員會推動聯盟」,於十二月九日召開<國家人權委員會推動聯盟記者會>。

聯盟所公佈的<國家人權委員會催生說帖及聲明>,乃是參考聯合國<巴黎原則>與各國的設立經驗,主張國家人權委員會的職能應包括:

調查可能侵犯人權的案例,並進行仲裁調解,必要時可協助弱勢受害者進行訴訟;
根據憲法和國際人權標準,全面審查法案,並提出修法、立法和修憲的建議;
規劃國家的人權政策;
規劃並推廣教育機構內外之人權教育與研究,包括與人權特別有關的司法、警察、獄政與其他公務人員的養成教育與在職訓練;
每年提出國家人權報告。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