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公約人權政策

以聯合國相關國際人權公約、國內人權政策、國家人權委員會等

從綠島人權碑「向前看」 台灣需要一個國家人權委員會

黃文雄

明天是國際人權日,也是美麗島事件二十週年。這天綠島的人權碑(原名「垂淚碑」),由一位老政治犯倡導興建完成,將由李總統揭幕,這將是台灣人權史上的一個里程碑。同時,國內政治版圖正面臨重組,民主化過程也波折重重。這個新世紀交接的時刻,似乎正是針對人權和民主同時稍作回顧與前瞻,並起提出具體建言的時機。

台灣人民的人權在戰後四十年受盡殘踏後,終於在過去十年有了相當的進展。弔詭的是,這一進展主要是民主化的結果,而非原因。國民黨為了繼續執政,被迫開放政權。政黨競爭必須以某些人身權、公民權(例如言論出版的自由和集會結社的權利)和政治權(投票參選)為條件,這些人權因此有了相當穩固的基礎。這個政治妥協的餘蔭所及,帶來了其他的進步,最主要的是公民社會得到成長的空間。透過民間的壓力,政黨和政府不得對人民的權利要求有所「零售式」的回應;例如屬於社會權的健保、某些保護婦女和殘障者權利的立法修法、大法官某些比較進步的釋憲,當然也包括二二八及最近白色恐怖受害者的「補」償條例。

為國家人權委員會催生

廖福特 (英國牛津大學法學博士;東海大學法律系客座助理教授)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國際人權法有快速之發展,現今國際人權保護原則可說是普世的共通原則。其發展歷史由聯合國憲章揭示人權保護之重要性,而一九四八年的世界人權宣言可說是國際人權法的序曲,導引出後來幾十年國際人權立法之樂章,因而在婦女、兒童等各主體,由第一代的古典政治權利,到第三代的發展權,均飄揚著人權保護的理想音符。除了國際人權立法之外,國際人權機構之設立,亦推動國際人權保護之步伐,而在歐洲及美洲區域組織更設立國際人權法院,以實踐人權的國際司法救濟。

而國際人權標準則有賴各國國內實踐,因而聯合國一方面積極從事於國際人權立法工作,另一方面則鼓勵各國設立國家人權委員會。一九九一年時各國人權機構在聯合國支持下於巴黎集合,並建立所謂之「巴黎原則」,設定一國家人權委員會之基本原則,此項巴黎原則後來為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及大會確認。巴黎原則認為國家人權委員會應符合下列主要準則:

為台灣國家人權委員會催生

前言

設立國家人權機構的建議,已經多次見諸於聯合國大會(註1)及人權委員會(註2)的決議文,並明文記載在維也納宣言和行動計劃中(註3),設立國家人權機構是提倡及保障人權的最根本作法。

目前全世界至少有國家已經設置了專司人權的國家委員會或訴願委員(註4)。國家人權機構的發展在亞洲地區尤其重要,因為亞洲地區尚未存在能發揮監視人權狀況並在人權遭受迫害時提供補救措施的區域性機制。

目前印尼、印度、斯里蘭卡、澳洲、紐西蘭、和菲律賓等國均已設立了國家人權委員會。此外,南韓、日本、和孟加拉均正在計劃設立類似的人權機構。1996年成立的亞太地區國家人權機構論壇(the Asia pacific Forum of National Human Rights Institutions)也舉辦過多次會議及其他活動,在該地區提倡國家人權委員會的設立。

加拿大人權委員會及人權審判庭簡介

廖福特教授

一九七七年加拿大國會通過一人權法案設立了人權委員會(Human Rights Commission)及人權審判庭(Human Rights Tribunal)。本來人權審判庭設於人權委員會之下,但其獨立性則受到質疑,因其經費乃是由人權委員會提供,一九八八年以後人權審判庭漸漸獨立運作,直到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方正式成為一獨立機構。一九九八年加拿大國會再次修改人權法案,以下即依新修訂之法案,簡介加拿大人權委員會即人權審判庭。

人權委員會由主席、副主席及三到六位委員組成之。其中主席及副主席為全職,委員可為全職或兼職,全職人員之任職最長為七年,兼職任職最長為三年。其人員均由加拿大總督(Governor in Council)任命之。在保障方面,只要各成員行為端正(good behavior)即可繼續任職,但總督得經國會同意後免去成員之職務,其次,各委員得連選連任。再者,委員應受薪水及執行職務所需之旅行及生活費用。

關於促進和保護人權的國家機構的地位的原則 (巴黎原則)

權限與職責

應賦予國家機構促進和保護人權的權限。
應賦予國家機構盡可能廣泛的授權,對這種授權在憲法和立法案文中有明確規定,並具體規定其組成和權限範圍。

國家機構除其它外,應具有以下職責:
(a)應有關當局的要求,或通過行使其在不需向上級請示逕行聽審案件 的權利,在諮詢基礎上,就有關促進和保護人權的任何事項,向政府、議會和任何其它主管機構提出意見、建議、提議和報告;並可決定予以 公佈;這些意見、建議、提議和報告以及該國家機構的任何特權應與以下領域有關係:
(一)目的在於維持和擴大保護人權的任何立法和行政規定以及有關 司法組織的規定;為此,國家機構應審查現行的立法和行政規定,以及 法案和提案,並提出它認為合適的建議,以確保這些 規定符合人權的 基本原則;必要時,它應建議通過新的立法,修正現行的立法以及通過或 修正行政措施;
(二)它決定處理的任何侵犯人權的情況;
(三)就人權問題的一般國家情況和比較具體的事項編寫報告;
(四)提請政府注意國內任何地區人權遭受侵犯的情況,建議政府主動
採取結束這種情況的行動,並視情況需要對政府要採取的立 場和作出的 反應提出意見;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