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公約人權政策

以聯合國相關國際人權公約、國內人權政策、國家人權委員會等

亞洲人權憲章

Asian Human Rights Charter

導言  

長久以來,其間又以殖民時期為最,亞洲人民的權利和自由遭到全面性的迫害。時至今日,我們廣大地區的人民,依然被鎮壓蹂躝,許多社會為偏執和仇恨所割裂。但漸漸的,人們瞭解到,唯有當所有個人和團體的、平等且不可分割的權利,受到了承認和保障,和平及尊嚴才有可能。他/她/她們決志透過為人權和自由的奮鬥,來捍衛自己和後世的和平與正義。為此,他/她/她們通過這部憲章,作為亞洲人民熱切渴望生活在和平與尊嚴當中的確認。

憲章之背景 

1.1 亞洲人追求權利與自由,在庶民社會的抗暴,在反殖民壓迫的政治鬥爭,以及隨後創建或規復民主的奮鬥當中,自有其深遠的歷史根源。而對權利的強調與確認,於今更勝往昔。亞洲正身處快速的變遷,對社會結構、政治制度和經濟生活均產生重大的影響。傳統價值遭到新發展和新科枝的威脅,甚至處理變局的政權和經濟組織也難以倖免。

梁肅戎能一狀告到聯合國嗎?

■ 黃文雄(完整版)
1998

前立法院長梁肅戎日前召開記者會,就他被列為政治偵防對象一事展開抗爭。他並且說,如果抗爭無效,他將聯合前行政院長郝柏村、前司法院長林洋港和前監察院長陳履安,向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提出控訴,「不達目的,絕不終止」。

台灣雖然不是聯合國的一員,卻不應因此自外於國際人權標準。這是台灣人權促進會的一貫立場,也是台權會計畫推動的一個人權法案的主旨。台灣是民主國家,如果有公民想向聯合國控訴政府,不管不同的人對所控訴的主題看法如何,原則上是值得鼓勵的事。如果控訴成功,政府固然沒有面子,但梁前院長卻無疑可以召開另一次記者會,光光彩彩的宣佈勝利。如此正可以證明台灣是一個不同於中國的民主國家。政府之失正是整個台灣之得。權衡輕重,利弊判然。

問題是,在什麼條件之下,梁肅戎才能告到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在台灣,這將是個史無前例的大工程。梁先生如果真的要「不達目的,絕不終止」,則他的苦心孤詣和堅決不拔恐怕需要一些解釋,才能為國人所欣賞讚佩。

梁先生所能據以提出控訴的最適當的國際人權標準是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簡稱ICCPR)。這個公約有一個「隨意協定」(OPTIONAL PROTOCOL),容許個人向聯合國投訴侵犯人權的事件。這個協定的簽約國可以決定是要「保留」還是加入,所以叫做「隨意」。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