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公約人權政策

以聯合國相關國際人權公約、國內人權政策、國家人權委員會等

[投書] 「友善兒童與親職」不能只是外掛,公共托育思維需要重新設定(施逸翔)

但友善兒童與親職的公共空間與公共的設施服務,不應該有階級的問題,這必須是政府的責任和義務,更不用說,我們的政府和立法院其實已經通過多項核心人權公約,包括《兒童權利公約》、《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以及《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政府的許多立法、政策措施,都必須基於這些公約的精神,平等與不歧視地讓所有人普遍地享有各項基本人權。但令人遺憾的是,不管是政府部門本身還是一般社會大眾,仍然認為這些遠在聯合國的人權標準,只是奢侈品,甚至誤以為人權公約只是幫「壞人」脫罪的工具,而對之再三唾棄。

[投書] 兩公約只剩下死刑議題?真是天大誤解(施逸翔)

在媒體推波助瀾的情況下,一般社會大眾恐怕都認為「兩公約」只是在幫所謂的「壞人」的工具,因此有一種呼聲是想要廢掉兩公約施行法,但我們必須注意的是,一方面我們有沒有先好好看過兩公約第六條有關生命權的條件是什麼? 以及兩公約是把1948年的世界人權宣言進一步法律化的國際人權法,裡面涵蓋了很多重要條文。讓我們看看本會副秘書長怎麼說。

[投書] 記愚人節深夜的搖搖哥提審聲請(施逸翔)

根據陳金典先生在臉書上所公布的影片所示,搖搖哥在整個被救護車帶走的過程,警方持續以違反他意願的方式拘束在一擔架椅上,搖搖哥也不斷以「我沒有犯法!」、「我甘有傷人?」、「我甘有安怎?」等語表示不願被送醫,但最後還是被警方以救護車帶至臺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

二二八首例外國人賠償個案勝訴! 轉型正義不分國界

 台灣人權促進會執委廖福特教授表示,這是相當遲來遲來的正義,賠償的實質意涵在於,承認過去被國家所迫害的受害人與家屬,國家應誠實面對過去犯下的錯誤,負起國家應負起的責任。除了肯定臺北高等行政法院的判決之外,也呼籲二二八基金會不要再上訴,更嚴正訴求內政部切莫在新舊政府交替之際,執意干預二二八基金會應秉持的獨立運作,徒增後續不必要的爭議。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