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公約人權政策

以聯合國相關國際人權公約、國內人權政策、國家人權委員會等

【人權公約】 歧視的警察髮律與人權捍衛者葉繼元(施逸翔)

從2012年到2015年,繼元從一位只敢以口罩出席記者會的短髮男警,成長成為現在勇於以自身最舒適的長髮狀態,以真面貌對社會大眾清楚地論述其這三年來不斷遭制度打壓的受迫害經過,這就是典型的人權捍衛者的特質,勇敢、正直,不畏權威據理力爭捍衛自身的平等權與工作權。反觀警政署,這三年來只有貧乏到空洞且不攻自破的「社會觀感」立場,對這樣一個封閉頑固的機關,論理講人權顯得過於奢侈,猶如對著一道陳舊的拒馬讀詩。

【人權公約】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公佈2015年度監督報告《民間影子報告:回應兩公約81點總結意見》

我們寧可認為,效果有限是由於政府官員們並未內化人權價值,未嘗試理解人權公約的意涵與目標,而只是把國家報告和審查當成外加的負擔。我們期待這種情況是會逐漸改變。我們寧可相信,人們在正確的制度之下,會恢復學習的能力。當立法者、法官、公務人員逐漸從經驗中學習,我們期待改革的速度會逐漸加快。當然,公民團體不能稍有懈怠。公民不斷的提問和挑戰,正是促進公務部門反思和改進的動力。

【投書】 給下一任台灣總統的人權備忘錄(施逸翔)

普世人權標準的提出,並不只是要抽象地確立人性尊嚴、平等、自由與不受歧視的各項條件與價值,更重要的是要讓各國政府嚴正重視,底層人民的苦難與所遭受的迫害,究竟離人權標準有多麼遙遠,以及政府究竟要採取哪些適當措施,盡可能將不公的現實往上拉近以符合人權標準。世界人權日其實不值得慶祝,反而是這67年來年年敲響警鐘,提醒各國政府任何的作為與不作為,都必須以人權為準繩來加以思量和判斷,否則極權的火苗任何時刻都可能復燃。

新聞稿:世界人權日,總統給問嗎? --給我集遊權、居住權、人權機制!

我們期待有給我們正式回應的民進黨及親民黨,未來不論在野或執政,都應信守承諾,至於「未承諾」的部份,我們也呼籲各政黨應仔細重新思考這些重大人權議題,甚至包括食安、貨貿、長照等攸關人民眾重大權益的政策,都該舉辦「公開辯論」,讓選民清楚知道他們的立場!

[投書] 當罐頭遊樂設施在扼殺兒童娛樂參與權(施逸翔)

但這種完全基於安全的考量已矯枉過正,演變成凡不符合CNS要求但明明安好的老式磨石滑梯,也面臨拆除的運命。兒童遊樂設施的安全是最基本的要求,但政府在思考該政策時,不能只剩兒童安全,還應多元思索,是否能營造友善兒童的環境、照顧到身心障礙兒童的需求、設施是否提供不同年齡層兒童的娛樂與挑戰性、是否促進親子共同娛樂、能否激發兒童的美感、創意、與自然環境的親近性等等。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