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國家

[投書] 歧視制度下的移工大逃殺(施逸翔)

阮國非原本是一個立體的、有面孔的人,但當他滑進台灣這個充滿歧視外籍移工的國度後,就馬上成為扁平的、無臉的「外勞」,仲介在計算阿非借貸的利息、雇主在拿捏他超時工作的極限,至於媒體與政府,則聯手製造移工大逃「殺」劇本,一旦移工行方不明被移民署專勤隊抓到,就會被遣返回國「封殺」,而阿飛則是真的被警察的九顆子彈奪走生命。

[投書] 香港在人權捍衛者被判刑的這一天爆炸(施逸翔)

香港近來因為銅鑼灣書店事件、反教科書洗腦、反新界東北開發案、乃至一系列因為爭取普選演變成雨傘革命的運動,這些來自中國的壓力早已經一步步逼得港人快要爆炸。但我們相信,最黑暗悲觀的時刻,也可能是改革曙光即將到來的關鍵時刻,只要我們都不放棄,誰說香港不能改變的!

環境正義何在?越南死魚事件台塑河靜鋼鐵廠道歉一周年 民間團體聲明

環境正義何在?

台塑河靜認了死魚事件  越南人民賠了身家性命

越南死魚事件台塑河靜鋼鐵廠道歉一周年   民間團體聲明

  今(2017)年6月30日,是台塑河靜鋼鐵公司,坦承包商排放廢水,導致大量魚群死亡的一週年,並承諾賠償5億美金。對許多人來說,悲劇似乎已經落幕;然而對當地漁民、居民而言,惡夢卻未曾終結。長期關注台塑越鋼汙染事件的天主教新竹教區越南外勞配偶辦公室、環境法律人協會、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台灣人權促進會、中研院彭保羅副研究員等沉痛指出,在台塑與越南政府的秘密協議下,當地漁工始終無法獲得足夠補償,且持續忍受著失業的痛苦。加上當地媒體遭到嚴密監控,這些處境,始終未能被外界看到。

[投書] 葉部長 打人警察找到沒(施逸翔)

酷刑不僅發生在個案,也可以是制度性的。今年2月高等法院抗字第100號的判決,法官指摘法務部矯正署規定「所有收容人每月在監基本生活建議需用金額,男性收容人為1000元,女性收容人為1200元」,根本無法反映物價水準,就是造成當事人難以維持在監基本人道生活甚至拖累家人經濟的酷刑。此一判決也呼應了高雄大寮監獄6位挾持典獄長之受刑人的訴求,及監察院後來所做成的調查報告。事實上,酷刑總發生在社會看不見或不願見的陰暗角落,怎可能絕跡。兩公約的兩次國際審查一再建議台灣政府應盡快接受《反酷刑公約》的義務,內政部也早已完成施行法草案,請問部長,若政府無能找出打人警察,至少應盡快通過《反酷刑公約施行法》,給人民當靠山。(照片風傳媒提供,余志偉攝)

「我不是假難民,更不是罪犯!」 — — 初談香港免遣返聲請(non-refoulment claims)的審查機制

對香港的難民而言,2016年實在是一個多事之年。先是特首梁振英在1月發表施政報告時,提出未來將需要全面檢討處理免遣返聲請(non-refoulment claims),強調政府需要盡快審查聲請及打擊非法入境及逾期居留問題。就此議題,特首甚至聲稱若有需要的話,香港可能將退出酷刑公約,以免機制被濫用。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