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工新移民/外國人收容/難民

箝制外勞人權的錢流管理系統

吳佳珮

目前,行政院勞委會宣布將推行「外勞錢流管理系統」,聲稱這套系統將可一併解決雇主積欠工資、仲介超收仲介費、防止外勞逃跑、避免外勞增加台灣社會負擔等問題。事實上,此系統不僅侵害外勞人權、違反憲法比例原則與多項現行法規,更無法解決上述問題。

勞委會草案中所稱“外勞”定義不明,細究上下文,疑特指“藍領外籍勞工”。然行政程序法第六條明文規定,「行政行為,非有正當理由,不得為差別待遇。」勞委會應說明該系統限制錢流的對象,若特指藍領外籍勞工,則應證明對於白領與藍領外籍勞工之差別待遇確有正當理由,而非基於種族與階級歧視。

勞委會這套系統要求外勞入境台灣前,就得申請一個經該會認可的銀行帳戶,一旦選定就不能變更。台灣雇主必須將薪資匯入此帳戶,仲介費也必須從此帳戶匯出,銀行必須向勞委會定期傳送此帳戶的異常情況。第一年每個月外勞帳戶須提存三千元為『不可支用儲金』,以便支付此外勞的醫藥費、喪葬費、離境等費用。換言之,外勞在台薪資存款將有一筆錢是看得到卻不能自由運用的,個人金融行為甚且受到嚴密監視。

移民署等於警備總部復活?!

在行政院的強力動員下,移民署組織條例草案即將於12月29日的立法院法制與內政聯席委員會討論,其相關法令包括入出國及移民法、國籍法等修正草案,亦極有可能在短時間內送進立法院審議。如果沒有爭議,「移民三法」將有可能快速通過,移民署亦會在近期內成立。而這些法案的通過無疑是確認台灣將從原本以移民輸出為導向的國家,轉型為一個移民輸入導向的國家。移民相關部門與法律的體制化象徵著台灣在全球化資本與人的流動浪潮下,開始正視新移民的存在,理論上,它將促進文化的多元發展,打造一個包容新移民、百花齊放的進步社會。
然而,仔細閱讀移民三法的內容,我們卻發現整個移民政策充滿防堵管制的思想,移民署被賦予的權力從制定政策、判定是否違法,到立即處分,無一不包,而相關的監督機制卻付之闕如。立法院若依照行政院所提移民署組織條例草案通過,移民署極可能成為新版的警備總部,揮舞著依法行政的大旗,對人民進行侵害權益的行政作為,不但不能有效處理移民相關課題,更是一種傷害人權的退步做法。

因此,為了能真正達成打造多元社會的理想,我們提出以下三點訴求:

「六.四」與我們「一汽工人聲援團」 / 唐元雋

1989年以前,我受原有的歷史觀和進步社會思潮的影響,想為自己開創一種新的生活,並進入體現現代公民價值的社會角色。我在一汽職工中搞了個「民主沙龍」來探討社會問題、議論國家大事,想通過這一活動使越來越多的人來關心這個社會。我覺得產業工人觀念形態的轉變對正在進行的經濟改革和將要到來的政治改革有十分重要的作用。我甚至為推廣這件事幾次找一汽黨委的負責人商談,說服工作也曾取得一些效果。這起碼是我當時一廂情願的想法。

唐元雋簡介

唐元雋(右者,著橘色衣)於金門近照(2002.10)* 中文姓名 : 唐元雋
* 英文姓名 : TANG YUANJUN
* 出生日期 : 1957年3月27日
* 職業 : 工程師
* 現在所在地 : 台灣
* 早期狀況 : 判刑20年,剝奪政治權利5年
* 資料日期 : 91/4
* 最新狀況 : 流亡台灣
* 資料日期 : 02/10/18
* 簡介 :
o 唐元雋,1957年3月27日出生於中國吉林省長春市。籍貫是江蘇揚州。父母是第一汽車製造廠的工程師。從小在一汽子弟小學(中學)讀書。
o 1974年中學畢業後"上山下鄉"在吉林省農安縣務農。
o 1977年至1980年在一汽工具分廠做工人。1980年考入一汽職工大學機械工程專業,學習四年。

全世界都在看唐元雋能否一圓自由夢?

11/01/02台權會新聞稿\r

中國民運鬥士唐元雋參與1989年民運,因此遭中國當局以「組織領導反革命集團罪」、「反革命宣傳煽動罪」,判處20年徒刑。出獄後的唐元雋仍常透過海外媒體發抒政治訴求,要求中國釋放政治犯、平反六四冤案、推動政治改革,亦常參加推動民主及政治多元化活動,1998年並獲選中國民主黨全國籌委會53名核心成員之一。因為積極參與民主運動,唐元雋1997年獲釋後,前後遭3次拘捕,並頻遭傳訊、搜查住處與警告(請參照附件),打工就業亦頻遭騷擾阻礙。

唐元雋因苦於中國政權迫害,於今年10月14日於廈門搭乘漁船,在金門大膽島上岸;但因非法入境及台灣當局無法立即確認其身分與入台目的,金門海巡隊對其供詞存疑,並將唐元雋依違反「國家安全法」等罪嫌移送法辦。

經過各方奔走,唐元雋身分已獲中國海外民運人士王丹、周鋒鎖、張健、唐柏橋、封從德、熊焱、程真及紐約民主亞洲基金會董事長張勝凱、會長洪哲勝等確認,台灣人權促進會(台權會)會長林峰正亦於今年10月18日赴金門探視唐元雋,返台後比對洪哲勝提供之照片,已確認其為唐元雋本人無誤。但行政院雖於今年10月 16日對媒體表示將本於推動民主、尊重人權的原則,對此案做適當處理,相關單位至今仍未就此案後續處理方式明確表示意見。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