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工培訓

好書推薦《請帶我穿越這片海洋》:回歸到難民本身的人道關懷

我還記得,那是2016年的8月,我第一次造訪德國柏林。歷史的鑿痕在這座城市處處可見。昔日的柏林圍牆不再,只剩斑駁的殘磚瓦片。隨處可見的紀念碑以及矗立於各處的解說,告訴我們二戰以降數不清的生離死別,試圖警示全人類去避免同樣的悲劇發生。

然而,圍牆倒塌28年後的今天,離散的主題仍在柏林、德國或是歐洲各處上演。已從戰爭傷痛陰影走出來的歐洲,如今面臨了阿拉伯之春後,因國家政治動盪、軍閥割據、伊斯蘭國(ISIS)[1]崛起,而湧入歐洲的難民潮。當輿論逐漸朝右派靠攏,難民在歐洲各地被視為燙手山芋。親右的政客與媒體試圖利用片面的資訊抹黑難民,而對於外國戰亂以及難民問題不甚了解的我們,也因此簡化了難民議題;忽略了難民應有的人權;甚至隨著反對的聲浪,遺忘過去曾經歷過的相似的傷痛,對這些難民再次築起隔離的高牆。

【世界難民日系列專文】阿富汗尋求庇護者的無奈—德國爭議的安全地區認定

五月卅一日,阿富汗首都喀布爾的使館區傳出炸彈攻擊,造成超過一百五十人罹難。幾天後,一場悼念死者的喪禮上又發生爆炸,奪走七條人命。在這起阿富汗十六年來死傷最慘重的爆炸案中,德國大使館嚴重受創,不僅警衛慘遭炸死,更有兩名駐館人員受傷。喀布爾維安惡化,讓棘手的難民問題,在六千多公里外的德國聯邦議院中重新浮上檯面。

【難民無國籍專題】之二:台灣為何需要《難民法》?

《難民法》草案在2016年出委員會,但是截至目前為止都還沒有辦法排入二、三讀,所以還未生效。《難民法》從2005年開始推動一路至今已經12年,過去因為草案裡提及難民的定義,必須是直接逃難來到我國,不能經由第三國轉來,可以理解在這樣的條件下,最多的潛在難民會是來自中國,這就牽涉到兩國論的立場而爭論不休,12年來不斷受到阻擋,皆是因為這樣的緣故。

【難民無國籍專題】之一:《難民地位公約》說了什麼?

任何國家不得將在領土內的難民強行遣返回母國或驅逐出境,即不遣返原則,這是根據《難民地位公約》第33條,任何締約國不得以任何方式將難民驅逐或送回到他/她的母國或其他國家,或可能導致難民的生命或自由因為其種族、宗教、國籍、特定社會團體或政治歧見而受威脅的領土邊,這項原則被國際社會廣泛接受,已屬於國際習慣法。因此,每一個國家,即便非《難民地位公約》的締約國,皆有義務遵守不遣返原則,締約國是依據《難民地位公約》;非締約國則是依據國際習慣法。

2017台權會志工招募計畫:難民與無國籍者

你知道,台灣有一群難民和無國籍者嗎?2017台權會志工招募計畫,讓你深度暸解議題,並製作給難民/無國籍者的異國求生手冊!

我們計畫產出一本難民服務的實用手冊,概念類似台權會2016年1月出版的《抗爭防身手冊》,主要以協助尋求庇護者的工作者為對象,無論目前在立法院程序中的《難民法》草案未來是否通過,我們都希望藉由這場培力,拉近臺灣社會與難民議題之間的距離;假設未來立法通過,身處審查程序之中的尋求庇護者,可能面臨什麼樣的難題,相關主管機關的執法過程是否公允,以及來自民間的聲援(法律扶助、創傷治療等)該如何到位?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