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權促進會電子報

台灣人權促進會電子報

蔡丁貴:我已克服對死亡的恐懼

圖片感謝何宇軒提供

採訪/何宇軒、許哲維 台權會志工 整理/黃國銘 台權會志工
校對/彭立言 電子報主編 

前言:因為撰寫《抗爭教戰手冊》(暫名)的緣故,台權會志工訪問了公投護台灣聯盟總召集人蔡丁貴教授,希望能讓手冊的讀者,在進行集會遊行抗爭時,得到他寶貴的經驗。

原本訪談只作為手冊取材之用,但在過程中,蔡教授也另外提到了他進行街頭抗爭的理念與心路歷程,因此在告知過後,將這些內容改寫成本篇訪談,以下用第一人稱呈現。

【知道自己為何抗爭】

「要參加非暴力抗爭或社會運動前,都應該要先知道自己為甚麼要參加。要知道自己參加活動的立場和意義,當之後需要承擔法律責任時,才不會驚慌和感到後悔;在參加運動之前,應該要充分理解訴求,以及思考自己願意承擔多大的代價,無論是法律上或是身體、心理上的代價。」

「我自己年輕的時候也沒甚麼膽量,當台灣社會運動蓬勃發展的時候,正好在國外留學,近幾年才在台灣帶領及站在第一線街頭抗爭;以前也都只是站在抗爭的第二線,在抗爭現場幫忙或是觀望。」

藥物法庭──立意良好但有嚴重瑕疵的藥癮治療方針

藥物法庭──立意良好但有嚴重瑕疵的藥癮治療方針

(圖片取自ppt.cc/UFJXG;原文取自ppt.cc/fnFQJ )

原著/Joanne Csete , Denise Tomasini-Joshi
翻譯/陳弘之 台權會志工    校稿/彭立言 電子報主編

    在「特別法庭」的監督下,給予因服用毒品而被判刑的當事人專業治療,幫助他們克服毒品的依賴再重新回歸社會,而不是將這些非暴力的藥癮當事人送進已經人滿為患的監牢。上述建議聽起來可說是非常理想。在這些法庭(藥物法庭)裡,辯護律師和檢察官並非採取互相攻防的角色,而是和法官與其他法院中的工作人員組織成一個「支持團隊」,希望透過團體的合作根治藥物成癮並且防止再犯,減少監所的社會成本。

 

Poster for tomorrow,顧名思義即是「為了明天而畫的海報」

Poster for tomorrow,顧名思義即是「為了明天而畫的海報」

(圖片取自本會臉書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tahrfb)

文/蔡碧菁 台權會志工 校稿/彭立言 電子報主編

Poster for tomorrow,顧名思義即是「為了明天而畫的海報」。

為期一周的的人權海報工作坊,請到兩位來自法國人權組織的講師,有趣的是這兩位講師-Martin和Tommaso,一位來自伊朗,另一位來自義大利。他們巡迴世界,到各個不同的國家與當地的人權組織合作舉辦工作坊,而台權會一直都是他們合作的對象,所以在許多亞洲國家中,台灣能幸運地被挑選為他們駐足的地方。在第一天Martin簡短的介紹了自己,他曾經被判過死刑,而至今他透過教畫人權海報宣揚廢死的理念。而Tommaso則是有一位中國太太,並居住在中國,所以他也會說些中文。曾經問過他,是否有在中國舉辦過類似的人權工作坊?Tommaso遺憾地說,他們嘗試過很多次卻都失敗,即使找到了合作對象,但不敢公開宣傳活動,而不能宣傳便失去了傳播人權理念的意義,所以最後只能放棄。

Poster for Tomorrow 人權海報設計工作坊心得

(圖片取自本會臉書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tahrfb)

文/陳弘之 台權會志工  校對/彭立言 電子報主編

在台權會當志工的第一個月剛好碰到Poster for Tomorrow第一次在台灣舉辦人權海報設計工作坊,而台灣與Poster for Tomorrow接洽的組織剛好就是台權會,所以就展開了我這星期的活動參與。

Poster for Tomorrow 在這五天中最首要的任務就是要大家設計出海報,雖然性別平等和死刑廢除都是可以花時間慢慢探討的問題,但很遺憾因為活動只有五天,大家必須快馬加鞭地創作。海報是以簡單明確的方式呈現議題,快速吸引觀眾的目光,雖然單單一張海報對於議題的影響,就像將一顆石頭丟入水中,產生小漣漪後「咚」地沉入水底,或許產生不了太大的作用,但是,如果集結許多許多海報創作,就如同在漆黑的暗室中點亮無數的小光源,成為一種組織性的力量,也因為這些目標並非一蹴可幾,所以Poster for Tomorrow 才將它設定為大家為未來奮鬥的方向。

2015 Citizen Lab Summer Institute 參與感想

在這幾年的發展中,CLSI致力於讓組成成員多元化,這從與會人員的變化便可看出。2013年第一次舉辦時,人員幾乎悉數是以北美洲的參加者為主;然而到了今年,除了北美洲外,亦有來自台灣、香港、南韓、印度、南非、波蘭、瑞典、阿根廷、西藏等各州不同國家的成員。此外,倘若從行程安排,2013年第一次舉辦時,為期五天的活動中,演講仍佔了超過八成的時間,只有相對少數的時間,是進行分組討論之用;但到了今年,儘管時間只剩三天,但除了第一天是安排演講外,剩餘的兩天,皆是交由其他與會者自行設計議題,帶領分組討論,完成議題目標。對參與者的互動性與主動性的要求顯然是逐年增加。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