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座研討會

(第一場) 七一後香港集會結社所面臨的問題

引言摘要

國家安全還是人民安全-談香港的集會與結社自由

區龍宇 先生(香港先驅社)

在殖民地統治下,百多年來港人都沒有任何政治自由。只是在七十年代之後,一方面為了安撫不斷發生的群眾抗爭,另一方面也為了抵消來自大陸的壓力,殖民地政府才逐步開放政治自由。這個過程一直延續到殖民地統治的最後階段。

可是,香港在回歸祖國後,不是進一步擴大港人的政治自由,而是相反,竟然恢復許多殖民地政府早已拋棄的惡法,其中包括有關集會遊行及結社的惡法。

港英政府在幾十年前制訂有關法例,其實原意都是為了打擊香港的共產黨。比如社團條例,舊的社團條例規定社團成立要經政府批准,而且禁止本地團體同外地團體有聯繫。在1950年,港英就曾一次過勒令解散38個社團,其中主要是共產黨的外圍組織,但也包括托派及一些左翼團體。至於公安條例,舊法規定,三個人以上在公眾地方聚集,可以列為非法。這一條是在1967年制訂,用來壓制當時共產黨所發動的暴動的。

當年共產黨屢屢批評殖民地惡法。諷刺的是,中共一旦收回香港,他便忙不迭地恢復這些惡法。這似乎印證了人們的一句老話:沒有權的時候高喊民主,有了權之後就高喊秩序與集中了。

「正視東方之珠的人權問題」座談會參考題綱

第一場 七一後香港集會結社所面臨的問題
一、集會、結社、遊行的重要性與港台間的實踐狀況?
二、香港新的人權法案、社團條例、公安條例案對集會、結社、遊行自由 的限制?台灣的國家安全法、人民團體法、集會遊行法又如何?
三、人權團體和非政府組織(NGOs)的現況,未來可能面對的困境與前景?

第二場 談七一前後香港的新聞自由與媒體發展
一、法令與政治現實對香港、台灣傳媒的影響。
二、資本家對港台傳媒的掌控勢力是否足以超過政治力的外部干預?
三、新聞工作者在港台各受到什麼外在壓力,足以影響新聞自由?
四、新聞工作者如何避免自我設限?如何自我保護?新媒體是否提供新 的思考空間?

第三場 台港民主化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一、台港民主化發展程度以及制度面的差異?
二、人民參與政治和公共事務程度的差異與原因,及其未來發展?
三、兩岸關係對港台關係的互動產生何種影響?在「一國兩制」的架構下 港台民主化的前景為何?
四、台港民主化進程與模式對中國內部民主化是否有任何催化作用?

開幕式致辭

俞國基先生(自由時報執行副社長)
台灣很難得舉辦關心香港人權的座談會,台港兩地過去雖然經貿往來密切,但彼此卻缺乏了解,直到近來香港主權移交,因雙方對民主的認同,台港兩地才增加一些對彼此的認識及關懷,我相信未來台港兩地不只限於經貿交流,會更增加對於民主、人權狀況的關心,因此今日這場座談會非常有意義。
自由時報基於長期對民主發展、促進人權的關心,非常高興能協助台灣人權促進會舉辦這場座談會,希望這場座談會只是一個開始,今後能有更多關心香港人權問題的相關活動。
  
邱晃泉先生(台灣人權促進會會長)
台權會關心香港人權問題不是在關心其內政。這是有個前提的,台權會這幾年不只關心台灣人權,當台灣人權到一定程度改善後,我們也開始把力量和注意力放在國際社會上,開始對鄰近國家、地區提供人權資源,對香港也是本著此立場。基於台灣、香港、中國三地的特殊關係,我們相信香港、中國的人權、法治及自由水準提高時,對台灣也是另外一層的保障,相信一個和平的亞太地區,對台灣是最佳的保障。人權提升是自由、法治提升的不二法門。所以我們關心國際社會時,自然也會關心香港的人權問題。
誠如俞副社長所言,台港過去在人權方面的交流、合作的確非常不足,我相信未來幾年台灣會對香港人權問題付出更大的關心。

一九九七台灣人權宣言 台權會對香港主權移交的看法

在北京高舉民族主義大旗,營造一片「慶回歸」的氣氛下,一個資本主義程度最高的國際城市,終歸回到一個世界上最龐大的社會主義國家。如今香港人在告別了殖民主義同時,卻仍擔心是否也將告別自由、法治與人權。作為一個人權團體,『台灣人權促進會』不僅長期關心台灣島上的人權問題,也關心其他地區的人權狀況,因此我們願意在此刻對香港人權問題以及民主發展的未來,提出我們的呼籲,並在未來提出具體的行動,對香港的人權問題作持續的關心以及必要的協助。

長期以來,居住在香港的人民從來沒有自己主宰過香港的命運。英國統治香港不是香港本地人的選擇,九七的回歸祖國也不是本地人的選擇,決定香港人的命運、決定香港前途的「中英聯合聲明」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也沒有在香港通過全民投票的認可。這是香港人的歷史宿命。儘管北京當局一再鼓吹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五十年不變的「一國兩制」政治架構,強調互不干涉,和平共存;然而此二種極不融合的體制相結合,即已潛藏了許多不確定的因素。尤其在一個長期侵犯人權的政權統治之下,我們很難不對香港的未來能否維持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司法獨立表示憂心。如今在中國黨政軍勢力的強力介入之下,臨時立法會的成立也已為香港的民主發展蒙上陰影。

正視東方之珠的人權問題座談會

前言 :我們為什麼關心香港人權 香港,對全球而言無論在政治、經濟、貿易、文化.....等各方面都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全球都期待香港這個自由之都,不但不會因為中國政權而成為下一個人權迫害地,甚至將因回歸中國而改變中國蔑視人權的體質。然而九七前夕,我們卻看到中國正在逐步限制、侵害香港的基本人權,包括緊縮人民集會結社的自由、扭曲民主政治制度、限制媒體新聞自由、甚至可能對香港的大陸民運人士進行整肅。 面對中國侵害香港人權的事實,台灣是不能置身事外的!一方面,台灣有對抗集權政權,爭取民主自由的成功經驗,將可成為未來香港因應中國政權的重要參考;而另一方面,台灣作為一個主權獨立的自由民主國家,卻從來沒有脫離中國以武力威脅侵略台灣的處境。因此,對香港來說,與台灣在民主經驗上的交換是對未來爭取民主人權的重要工作;而對台灣來說,只有透過對人權工作的關注與堅持,才能捍衛台灣未來的國家前途。 台灣人權促進會(Taiwan Association For Human Rights)成立十三年來,對本地與國際人權的推動和支持向來不遺餘力;而基於地緣的接近、語言的互通、乃至文化的往來密切,賦予了台灣更多條件來支援香港人權。 爰此,本會謹訂於一九九七年七月二十五日下午一時三十分,與自由時報合辦「正視東方之珠的人權問題」座談會。

Pages